逝者如斯

田立柱


我有時想「時間」就是上帝給我們的最好禮物,我們所有一切都以「時間」的形式出現,機會也是在時間裡給我們的,沒有時間一切都「無從談起」。時間和我們的生活緊密相關,沒有時間,生活會在哪裡呢?就是生命也需要時間協助,想時間的故事越多,對時間的想法就也多。時間簡直就是生命,至少是和生命「並駕齊驅」的,自然這只是一時的思想的漣漪,並非嚴格的思維邏輯。經不起考究的,但生命本身似乎沿著其本性的執拗,不肯放棄她這份權利。這如時間「不可逆轉」一般,人就是如此。那是無法更改的,人不就是這樣的「存在」嗎?

來美國的「機會」如今看來,純屬於「無意和巧合」。現代的通訊讓我們人與人之間的聯絡,變得異常的容易,一個電話就可以拉近我們的距離,儘管遠隔重洋,也成了近在咫尺。電話那頭說他們在美國,於是我問「我們也可以嗎?」答曰:詢問一下,不久之後,回答來了,「可以」。但需要進一步的打聽詳細,在經過一系列的事情之後,人就去北京簽證了,雖然並非簡單的獲得結果,但是卻也有了眉目,再一次的北京之行,竟然通過這一關。不久就啟程前往了。過去聽人家說的那麼困難的事情,原來並非如此。正如同我們所說的那樣「得來全不費工夫」了。功夫也就是時間。而時間掌握在上帝手中。

學習《約伯記》是非常渴望得到一個明確的答案的,但是學來學……… 更多

追求

崔美杰


人生都有追求的目標,赴「美福」讀神學是我最大的願望。入學二年之後於2015年順利畢業了,教會的工作也相繼忙碌起來,但侍奉中仍覺不滿足還想進一步充實自己,於是一年後又忙裡偷閒繼續修課,不知不覺中再一次面臨畢業!這次是否可以滿足了呢?

自15年起,伴隨學業而來的就是教會和弟兄姐妹的期望與重托,作傳道、作牧者,需要面對帶領的小組團契,並且要了解主日的信息如何滿足聽眾的需要,更要尋求什麼是合神心意的道,一種無形的壓力與日俱增!人就是如此追求-苦學畢業;再學再畢業,恐怕一生都沒有止境;真的體會到那句成語的真諦:Never too old to learn or never too late to learn! Live is learning !

入讀美福神學院之前,我和先生程季鳴一同在國內的神學院和教會有幾十年的聖樂教學和服侍工作,深知聖樂培訓不僅僅是知識和技能的提高,更重要的是靈命影響。自小隨母親參加家庭聚會背聖經唱詩歌的我,但沒有機會系統地讀神學和研讀聖經,自知不足如何帶領大家呢?很長一段時間內心的渴望和追求終於實現了。這正是我來美福求學的初衷也是如此追求的動力!

近二年期間曾三次應North Carolina CCMC & CBC華人教會的邀請,赴北卡教會開展聖樂培訓事工,一次比一次有更多的收穫。今年7-8月第三次赴北卡詩班培訓時,內容和形式與前幾次大有不同,比如:學習《God Created the Word》……… 更多

美福學習見證

王艷


決定來美福學習是我人生的一個重要決定,當時正處於我生命裡的一個拐點,無論身體和心理都是最低谷的時候,因此對美福有很高的期望,但是來了之後稍稍有些失望,覺得這麼小的學校能承載我的期望嗎?美福的學習會使我的靈命成長之線向下還是掉頭朝上?我把這些疑慮交託給神,祈求神的帶領。

如今一年快過去了,我從剛開始的懷疑到已經欣然接受這個學校的風格。

我選的課不多,每週兩到三次課,其他時間自由安排。這個時間安排非常適合我的學習方式。我喜歡把老師上課講的內容慢慢回味,與我個人的理解相比較,明白老師的觀察點在哪,從而對神的話有更深的理解。如果每天課程排的滿滿的,沒有時間消化吸收,又變成以前在國內從小學到大學的填鴨式學習。這樣的學習看起來似乎不夠有效率,但神的話卻內化到我的心靈,使生命發生改變。

美福教師不多,但授課的老師卻都各有特點。熊院長的舊約課每次都讓人有出人意外的收穫。他可以大膽涉及一般教會不敢涉及的舊約中的一些與現代人價值觀不同的神的作為,如舊約中神往往是……… 更多

我的車子在高速爆胎了

方鎮明博士 


在1994年,我在賓洲費城的韋敏斯特神學院開始我第一年的博士課程。我,內子,和大兒子當時在中國城的一間教會聚會,教會的弟兄姊妹很關心我們,其中一對夫婦知道我們經濟有困難,他們為了替我們節省開支,邀請我們一家與他們居住在他們位於新澤西洲的大房子。雖然路途遙遠,但是我們欣然接受。

我們從賓洲費城開車到新澤西洲須要經過跨海大橋,這橋是95號高速公路的其中一段,非常繁忙,也非常陡悄,好讓橋底下,船隻可以自由航行。我的舊車走上大橋的斜坡時,非常吃力,所有汽車都會越過我的車子,但是最開心的時候是下斜波,我的車子可以開得很快,每當達到70英里時,車身會開始震動,這個時候我知道要減速了。

每個星期六晚上,我們都參加教會的團契聚會。有一次團契邀請我分享預定論的題目,我對這題目在道理上很有把握,很願意與他們分享。聚會中解答了弟兄姊妹很多不同的問題,有人問及「神在永恆中的預定是否根據祂的預知呢?」我認為聖經中的預定和預知都是同一樣東西,那位穿捘歷史時空的神,不須要先看看我們的未來,才給我們預定。神在創世以前永恆之中已為人預定一切,這沒有忽視人在歷史時空的責任,這只是說神願意保護和賜平安給人。預定論提醒活在困難中的人,神會照顧我們。我相信神是歷史的主宰,神的預定並不是要懲罰人,而是要拯救人。

當聚會結束後,我和師母和當時兩歲多的……… 更多

身份與目的

院長熊潤榮博士


一提到身份,我們都會想到身份證明文件如護照,上面有政府註明我的姓和名、出生年日和地點,是哪個國家的公民、更有一個護照號碼是獨一給我的。有了身份證明文件,我們可以去到世界不同的地方。我要隨身攜帶它、好好保護它。

在新約聖經的年代、是沒有可以隨身攜帶的身份證明文件的。當嬰孩出生、父母就在市政府登記:嬰孩哪天出生、父母是誰、什麼國籍等。嬰孩的身份證明是留在出生地點的。孩子長大後,知道自己是誰,就一生抓緊這個身份。好像保羅對抓他的羅馬兵說:我生來就是羅馬人(徒二十二28)、他們就不敢對他動粗。他對堅守律法的猶太人說:我是希伯來人中便雅憫支派的(腓三5),表明他是真確的猶太人。在那時代、身份是用信心接受的、靠口傳的,是沒有身份證明的。

基督徒的身份

我們原是神的工作,在基督耶穌裡造成的(弗二10)。

神究竟在基督耶穌裡做了什麼?總括而言:我們本是離開神的,現在卻是神的兒女、因為神收納我們,並且把神家裡的豐富都賜給我們,讓我們享用。就如新約年代、我本不是羅馬人,但後來有一個羅馬的將軍、或政府的議員、或王帝凱撒收養我,使我成為他的兒女,讓我住進他的豪華住宅、並隨便享用他擁有的一切。

這些事情在歷史上是真有發生過,但發生的都是我曾經有恩與這個將軍、或議員……… 更多

從孟加拉訪宣看醫療與宣教

鄭博仁醫師


去年有機會在美福神學院宣教分享的課程中,介紹北美路加醫療傳道會的事工,也特別用一節課的時間,談到19世紀末到20世紀中福音由西方傳入中國和台灣,醫療所扮演的重要角色。也和學生們一起思考在當今的世代,醫療或其他的專業如何在同文化或異文化的福音工作,繼續發揮它的功效。

上完這個課不久,熊院長邀請北美路加參加美福籌辦的孟加拉宣教,提供醫療的服務。讓學生有機會體驗,學習到偏遠地區作跨文化的宣教。孟加拉是在南亞的一個貧窮的國家,人口一億六千多萬,大多數信奉回教或印度教,用醫療或其他社區服務的方式把福音帶入這個地方,應該是一個很好,也會很有果效的方式。熊院長和我都沒有去過孟加拉,神讓我們學習靠信心仰望,更經歷到祂的供應和成就是如何超過我們所求所想。

在兩個社區,為期三天半的義診中,我們提供一般科,眼科和牙科的項目,服務了五百多位的孟加拉人。除了醫病以外,在病人等候領藥的時候也提供靈性的關懷,介紹福音,也有很多人願意我們為他們禱告。在會後的檢討評估,當地的同工告訴我們這次的短宣帶給他們很大的激勵,社區的反應也非常好,期待我們可以繼續提供這樣的幫助。

我們常覺得短宣最大的獲益者,其實是短宣隊員自己得到的造就和激勵。在這次孟加拉訪宣我……… 更多

孟加拉(眼科醫療)服務心得

黃哲斌 


孟加拉位於南亞,印度的東北邊,面積約15萬平方公里,它的面積是加州的1/3,人口數卻高達1.6億,此數是加州人口的4倍之多,是全世界人口密度最高,但卻是最貧窮的國家之一。

我們在首都達卡設立醫療服務的這一區,因為鄰近河流,在雨季的時候河口堆積了非常多的淤泥,於是當地居民便用這些泥沙來造磚,四處林立的是磚塊工廠與高聳的煙囱;而來求診的民眾中,眼科症狀最多的是眼睛癢、流淚、分泌物、頭痛、看不清楚等,看到這麼多過敏與眼睛過度使用所產生的症狀的確出乎我的意料,我原本以為像孟加拉這樣低度開發的國家應沒有空氣污染才對,沒想到實際情況卻與我所想的相反;分析其原因,可能是磚塊工廠所造成的大規模空氣汙染,在加以此地長年濕度大、氣溫高,到處的垃圾、蚊蟲細菌孳生,過敏現象就很容易產生;而許多的人長時間、近距離的在成衣工廠工作,這又易引至頭痛與看不清楚等,當然這些反應性的病狀是可以藉由眼藥水而得到暫時性的緩解;但另一令人感到較無力與心酸的眼疾卻是老年性的白內障,白內障是開發中國家致盲排序第一的疾病,但它卻是可以被醫治的,只是往往因為人民的貧窮與醫療資源的匱乏,白內障的患者普遍無法接受手術的治療所致,而孟加拉也不例外,此次我檢查到好幾位民眾的白內障已經是「成熟型」的了,視力非常差,但他們卻都因為沒有錢,所以無法接受適當的手術治療。

根據資料的統計,孟加拉的……… 更多

一所地圖上找不到的小學

蕭吏瑩


達卡,孟加拉的首都, 一個陌生的名字。

對於從小在台北長大的我,那是一個無法想像的地方。

也許你會問,全世界有這麼多的地方需要幫助,甚至連自己的國家都需要福音了,為什麼還要走出去?

我是一個20幾歲的年輕人,我認為我的行為能影響身旁同為年輕世代的彼此,在追逐事業成就、愛情婚姻的年紀裡,世俗的價值觀會讓我們忘了上帝,忘了誰才是一生服事的中心,而此時,耶穌的本質更需要被大大的彰顯!

上帝給了我一個機會,讓我有足夠的金錢與時間支持我走出台灣看見外面的需要。對台灣而言,當年來台宣教的醫生們,那些不同膚色種族的外國宣教士,對本地人而言是一個特別的存在與影響,而我們的醫療團隊與社區服務的同工,就好比當年的他們。

一切的服事,一切的福音,從這所地圖上找不到的小學Ashulia elementary school開始。從來沒有短宣隊來過這所小學,也因為這樣,更具有挑戰性與意義。對宗教而言,孟加拉僅有0.4%的基督徒,但對我們而言,看到的是有99.6%迷失的羊。你也許會覺得,要說服那99.6%的人比摩西到迦南美地還艱難,但耶穌說:你餵養我的羊(約翰21:7),讓我對這趟服事充滿信心,因我栽種了,亞波羅澆灌了,惟有神叫他生長(林前3:6)。

這是一所免費讓一、二年級孩童上學的基督小學,由當地的一位台……… 更多

冒險開始!

Ron Pratt


我想這個故事始於2018年2月,當時熊博士是我們弗雷斯諾中文福音教會(FCGC)的嘉賓講員,那時候教會還沒有牧師。在大多數星期天,我是坐在普通話/粵語人群中唯一的非中國人,這一天也不例外。我可愛的中國妻子一如既往地照顧著主日學的孩子們。那一堂中文聚會結束前,熊博士宣布即將赴孟加拉國進行醫療短宣,並徵召願意參與的人。 「那裡好多老鼠的!」我邊自言自語著邊思量著:即便這是件好事,但我這麼個上了年紀的數學教授,在醫學領域能做的也實在是非常有限的。

不過轉念一想,我在弗雷斯諾太平洋大學(門諾派兄弟學院)搞學術的,夏天的時間安排比較靈活,因此我又覺得這對我而言還是一件很棒的事工。於是我便詢問短宣是否需要像我這樣的非醫療人員。很幸運,答案是肯定的!這次短宣不僅涉及醫療服務,還涉及一般社區服務!也許短宣用得上我!我於是被列入有意向者的名單,我也開始切實地考慮真正投身短宣之行!

一,有關我的一點背景

孟加拉國這個位置特別吸引我,因為她說起來可以算是我的「近鄰」。我來自一個名義上的衛理公會背景,1982年委身耶穌基督的我,當時在一個中東小國巴林(Bahrain)的加德士石油公司擔任工程師。我在巴林的教會幾乎完全是來自印度南部的外籍工人。 1983年,我委身神而致力於全職事奉,也辭去加德士石油公司……… 更多

作在耶穌身上 – 孟加拉短宣

院長熊潤榮博士


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太25:40)。凡為我名接待一個像這小孩子的,就是接待我(可9:37)。

就是懷著如此的心,12位隊員陸續從中國、台灣、美國飛往Dhaka。我帶同幾位隊員早兩天到達、要做好事前準備和觀察地形。我們住的旅館是在Dhaka的新區,但服事的地區是Ashulia 和 Kamarpara,都是貧窮、落後的地區。來Ashulia求醫的婦女,有許多連自己的年齡有多大、姓氏(Last Name)是什麼都不知道!她們好像是沒有身份的(identity)的。按本地同工告訴我,對於她們的存在、政府是沒有記錄的。換言之,她們的生與死、政府根本不管。

短宣隊每天早上7點半有團體敬拜、8點早餐、8點半坐車出發。之後、一直留在那裡到5點左右。回到旅館後、自由活動、吃晚餐。8點開始團體檢討,寫下要改善的地方。禱告結束後,自由時間、11點睡覺。早上7點有手機叫早。

短宣隊分醫療服務和社區服務。當地同工除了做翻譯員外,也有幫忙做社區服務。我有機會替幾位男病人按手,奉耶穌的名為他們祈禱。當地的風俗是:男病人只可以有男生為他祈禱,女病人也需要女生為她禱告。求醫的人以女病人居多,當地的女同工就為她們祈禱。至於男病人,我乾脆交給當地的牧師來禱告,我轉去專注社區服務。主要有三方面:

一,漆穆斯林寡婦的房子

在本地牧師的安排下,社區服務的隊員把她破舊的房子漆上鮮亮的藍綠色!………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