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會有全球性的疫情?

院長熊潤榮博士 遇到苦難或不順意的事情,人都會要求找出原因:為何?找原因的目的是要化解這些不如意的事情和苦難,越快越好;基督徒也是如此。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已經使1300萬人受感染,死亡人數55萬;單在4月份,世界上每天有6400人死於新冠肺炎。不少信徒、牧師高呼要認罪悔改,甚至為城市、國家、全世界認罪,求神轉回施恩、赦免罪惡、醫治全地。這是好的,但人云亦云的話卻帶來至少兩個疑問和漏洞。 首先,在法律審判上,刑罰與罪行要成正比。如果一個父親因為小孩偷吃糖果,把小孩的雙手斬斷作為刑罰,這種審判只會顯明這父親的殘暴,並非他的公義。同理的、是什麼的罪行足以令散佈全球50萬人死於新冠肺炎? 第二,死亡人數中肯定有基督徒和牧師。他們不是已經接受基督的代死和救贖嗎?是什麼的罪令他們死於肺炎呢?也有第一線醫護人員死亡。難道是他/她們犯罪嗎?如果說,是因為其他人的罪,令他們死亡,那神為何不保護他/她們呢?為何許多犯罪但富有的人卻安然無恙呢?這不是顯出神並沒有賞善罰惡嗎? 舊約聖經中除了申命記的神學:行善得福、犯罪遭禍以外,還有其他的神學,如約伯記的義人受苦,以及創造中有奧秘的混亂(chaos):就是拉哈伯和洶湧大海的圖像。 新約聖經中提過一次大饑荒(徒十一26-29)。當代的飢荒帶來的死亡、瘟疫和社會的混亂,跟今天新冠肺炎帶給全球的情形一樣。初代教會如何面對這飢荒?是高呼信徒要認罪悔改嗎?不是,他們是齊心捐錢供給有需要的信徒(林後八1-九15)。主耶穌再來審判世界時,也是要查問教會有否奉主的名以行動去照顧有需要的人、而不是有否認罪悔改(太二十五31-46)。因為在基督裡的人是不再定罪了。 在疫情蔓延期間,全球和美國掀起埋藏日久的社會問題:警察暴力和種族主義,兩者是連在一起的。信徒可能不滿意滋事分子遊行、與警察抗爭。不少信徒指出監獄中黑人佔大部分:按2010年數據,美國白人人口佔64%、黑人13%;但監獄中犯人比例是白人39%、黑人40%。也有不少信徒認為今天的歐美國家沒有種族歧視,都強調需要法律和秩序(Law and Order)。 信徒是要支持Law and Order, 但也要正視這社會的問題。自1526年,黑人開始從非洲被販賣到美國做奴隸。美國政府1860年人口普查的3100萬裡 400萬是黑奴。經過流血無數的內戰,1863年有了「解放黑奴宣言」。也是說、黑人在美國做奴隸有340年之久。這340年的社會架構深藏在美國本土文化內,一直影響美國人的價值觀念和社會系統。今天,美國有多少華人教會是開放、歡迎黑人參加呢?幾乎沒有。 按統計,在美國警察每3秒就會拘捕一個人。拘捕人數中少於5%是犯暴力罪案的,也就是說被拘捕的人中95%都不是與暴力有關。在警察開槍射殺的人中,黑人是白人的三倍。警察槍殺拘捕的人數是在乎城市的所在:人口超過25萬人的,每100個兇殺案中,警察槍殺3.8人;但人口少於1萬的城市,警察槍殺有18人。也在乎警察的訓練和社會的文化:按2013-2016年的統計,紐約州的Buffalo市,並沒有被警察槍殺的人(白人人口50%、黑人39%);同期在弗羅里達的Orlando市卻有13人(白人人口61%、黑人25%)。 許多的學術機構把過去的統計數字拿出來分析,都同意美國存在結構性的種族歧視(Structural Discrimination)。歷史上,華人也有如此遭遇。1850年起,美國政府為要建鐵路、開礦等,讓共30萬華人進來做勞工,1882年卻立法拒絕他們移民,1924年才另立法例限制華人移民的數額。人世間都有種族歧視,這是人類天生就有的罪性。 為何會有全球性的疫情?我們不知道,神並沒有指示。如何化解這疫情?我們也無能為力。我們只能忍耐接受,同時相信神在掌管世界。神奧秘的計劃和管理都是要來成就祂的救贖計劃。認罪是一個屬靈的操練,不是化解和縮短疫情的工具。從年初到今天,我們看不出認罪悔改對疫情蔓延有任何的影響。 我們需要生活有智慧,彼此保護和支持,避免被疫情感染。在這個等候疫苗出來的時間,讓我們正視社會上隱藏的種族主義,以及這主義所彰顯的警察暴力。讓我們思考並尋求:在這時候主耶穌會做什麼?在不同的城市中、祂會站在哪一個位置?讓我們祈求這疫情在神奧秘的掌管中,進一步完成神對世界的計劃。阿們!

疫情中我可以做什麼?

林慧瑾 你知道Sam Liccardo是誰嗎?他是San Jose 市的市長。其實,之前我也不知道他是誰。那天,我去Second Harvest食物銀行當義工。期間我在裝橘子進盒子,看到人們有些喧鬧。我問:「是什麼回事?」有人說,San Jose市的市長今天也在這裡做義工!當時,我往他在的方向看了一眼,便繼續做我的工作。當完成工作時,市長很友善地跟在場的義工們打招呼:「謝謝您在這段艱難的時期裡來做義工!」 在sign-up 這義工時,我什麼都沒多想。自從灣區各縣宣布「居家抗疫令」以來,我只能待在家裡、不能隨便外出;也不能和朋友出外聚聚聊聊。儘管有工作可以在家做;家裡也需要徹底消毒,但一兩天就做完了!無聊的時候,會跟著Youtube做運動,或找家中的材料來做自己喜歡的口罩。偶爾也去超市購物,其實家裡空巢,並不需要什麼東西,只是去超市走走而已。因此,當我在網站上看到Second Harvest食物銀行開放,而它的運作被政府定為基本的活動(essential activity),我馬上sign up 去當義工。當然丈夫會有擔心,但我向他保證:會保持社交距離(social distancing),並戴上口罩。那天出門前,我是非常興奮的。我可以做些有意義的事了! 你知道嗎?San Jose 地區有10% 的人口是接受Second Harvest 派發的食物;有25% 的人口是常處於飢餓之中。做義工時,我專注自己簡單的職責,也想到有蠻多的庭將從我打包的食物中受益。當聽到市長說:「謝謝您在這段時間裡來做義工。」我心裡想:為何他這樣說。 接著我意識到疫情改變了社會的常態 ,疫情令我們的社區人口產生更多、更大的需要!回家後,我signed up 更多做義工的時間。從那天起,我每月至少做兩次義工。我在網上搜索,發現有許多義工的機會:如老年人需要志願者代為購物和送飯,為醫護人員和社區製作口罩,為醫護人員提供飯菜等。不少的自願機構在五月恢復運作,如 Village Harvest食物銀行,我也參加了幾次。 3月底,我打電話給在南加的朋友,她經常組織社區的各樣志願活動。我問她在這段時間內,我可以做些什麼來支持社區?她指出人們真能做的是蠻有限的,因為都沒有受過醫學訓練。掛了電話後,我想:即使我的護士執照在幾年前已經過期,但我也是接受過醫學培訓的。所以我準備去醫院做義工。不過,女兒激烈反對,她情願我參與其他的社區服務,或更多去食物銀行。女兒雖在外州,但真的為我擔心。我心裡很高興,因著她,我就打消去醫院做義工的念頭。 6月初,南加的朋友跟我分享她過去兩個月所做的事情:她組織了一個包括護士的小組,去學校做衛生教育演講,教導學生如何在疫情中保持健康。每天她也使用社交平台Line,WeChat 或Face Time等與長者交談,減輕他們的焦慮。很有意義! 要感恩的是,五月以後有很多人參與Second Harvest 的義工,要sign up 時會遇到人滿的情況!「做光做鹽」是信徒生命的意義。縱然恩賜不同,參與社區是每個信徒都可以做的。讓我們都來愛我們的社區;我們的一點點參與也是做光做鹽。參與的人越多,我們的社區就越有光和鹽!

美福神學院個人見證

潘松 我於去年2019年5月9號來到美福神學院受教。在我之前,教會中有許多的弟兄姊妹都倒在了簽證官的面前,只能看著手裏的錄取通知書對著這所學校仰天長歎。我忘了自己是教會中第幾個申請來「美福」就讀的,也不曾對此抱太大的希望,甚至在簽證時面臨幾個小時的行政審查後我幾乎放棄。尤其行政審查員近乎苛刻的審查、給我一種審問罪犯的錯覺,更詭異的是他讓我背誦十誡、使徒信經、主禱文等等,甚至讓我解釋家庭教會與三自教會的區別。無論教會牧師還是長老的個人資訊都要一一交代,至於個人的情況也在電話中被翻個底朝天。 我雖一一解答,卻是仍惶恐不安。那個時候令我擔心的根本不是被拒簽,而是怕資訊洩露而對我教會弟兄姊妹的安全有影響。然而兩個禮拜以後卻莫名其妙給我通過,我成為了教會中在川普總統就任後第一個通過簽證的人。最感恩的是我的教會也沒有受到此次行政審查風波的影響。我一向不願以一個事件的好壞與成敗作為憑據去臆測那是否是上帝的心意,我更願意用美福神學院大堂掛的那幅字來作為自己感恩的源頭:一切都是恩典。 記得到學校報到的當天,恰逢整個學校為了5月份學校餐會在排練詩歌,那一天我見到了大部分的同學和老師,雖然每一個人都是素未謀面,然而我卻不曾有一絲的陌生。這種感覺只會發生在被耶穌改變的教會中。同學和老師親切的問候和自然的笑容使我很快融入到美福大家庭中。事實上,在我還未踏入這片土地之前,學校的各個老師就已經開始為我入學的事情忙前忙後。因為不了解美國法律對於國際留學生入境時間的限制,以致提前買了機票,為此學院老師不顧時差的限制以最快的速度幫我解決了這個難題。入學之後,每當遇到新的環境和瑣事讓我一籌莫展之時,也是學校老師在第一時間幫助我度過一關又一關… 感激之情,無以言表。 經歷這一年在美福的學習,對於我個人而言,最大的收穫不是自己學到了多少知識,而是學會了謙卑。誠實地說,來到這裏之前,我有太多的「前設」。這個單詞是我在熊院長的釋經學課程中學到的。當我第一次聽到這個單詞,我驚訝住了。因為我從未察覺「前設」對我的影響。在此之前,我總是認為自己的教會是最正統的、自己教會的信仰和神學也是最接近真理的或者就是真理,無論在解經還是對事物的判斷上。這種不由自主、出於本能而毫不自知的表現​​就是我的前設。依然記得熊院長在第一節課說到,如果同學們不能在三年的學習中認識到這一點,從而做出改變,那麼就算有多少知識儲備都不會對教會有多大造就,反而只有可能讓自己表現的自高自大。  「我們是真的無法完全客觀地理解和解釋聖經」。這是我學到的第二句話,也是我現在和以後會一直提醒自己的一句話。記得有一次,我到熊院長的辦公室討論改革宗信仰與亞米紐斯的本質區別和不可相容的地方,我很強勢的認為只有改革宗信仰才是真理,其他學派的神學都有其明顯錯謬的地方。甚至在我的內心深處直接將亞米紐斯定為異端,只是我沒有當面說出來。此時此刻,當我寫出這幾句話的時候,我的手都在發抖,為著曾經的狹隘、無知與狂妄,心裏滿是虧欠和羞愧。縱然我仍然堅持改革宗的信仰,也確實發現其他學派神學上的錯誤,卻再不敢輕言異端二字。就如熊院長在課堂中所說,只要他承認聖經的權威和尼西亞信經,我就不能不稱他為弟兄。  「真理是一個小圓圈,而不僅僅是一點」,這是我學到的第三句話。 最後我想用卡森的話作為自己以後的學習中的提醒,也給未來的新生加以勉勵:就是心存謙卑,集中註意力在聖經的核心真理上,並且以公正無私的態度和敬畏神話語以及禱告的決心,定意按著正意分解神的道,使自己在解經上更加成熟,做無愧的工人。

選擇美福神學院

胡宣誼 從祂豐滿的恩典裡,我們都領受了,而且恩上加恩 (約 1:16)  那天走進美福神學院…,有⼀道牆吸引著我,透過屋頂天窗、陽光照耀著牆上⼀幅字「⼀切都是恩典」。我的家鄉山明水秀、依山傍水,小小的村落有⼀間長老教會、聖公會教會、還有⼀間天主教堂,信仰於我而言就像呼吸⼀樣的自然,當然我所出生的地方就是恩典。  進入社會工作後,生活混混噩噩;但偶爾神會敲敲我,所以自己會乖乖地找教會聽話地聚會。工作、結婚、生子…。在繁忙的快節奏生活中,我的精力和時間都被佔用了,少有時間讀神的話,親近神;心裏感覺很虧欠神。即使有每週的主日訊息、我仍然感受到自己的心漸漸枯萎,但又不知道如何平衡工作、生活與信仰之間的關係。我告訴自己應當把心安靜在神面前。因著有神的帶領、從網路的傳播搜尋了世界各地的福音訊息。神的話語乃是世人存活的根本,沒有神的話語,人非但沒有存活的意義,而且是在虧負神的恩典。  2019 年 9 月我進入了美福神學院就學,選讀了福音傳播碩士課程,開啟了斜槓的神學生生活,選修的課程有符類福音、基礎神學寫作、小組事工、新約概論。兩位指導老師是年輕、熱情對聖經教導有著不同的視角。郝國老師有著強大的聖經基礎,曉雯老師時雨春風細潤教導著如何建立我對聖經的架構。他們的教導讓我對聖經的閱讀開啟了不同的看見:如路得記的以利米勒、俄珥巴;從書中了解了「選擇」;腓力門書的阿尼希姆「恩典」。師生小組的課程、弟兄姊妹在課堂上大家熱烈的討論,不同的背景和不同的經歷給了我全然不同的腦力激盪。熊院長每兩週的訊息「撒母耳記」:初初看舊約時總是用歷史和科學的眼光閱讀,所以閱讀舊約聖經經文時常常讓我感到晦澀艱深,難懂難讀。聖經不是科學的成果,也不是要解析當時時空環境背景所產生人的行為,熊院長教導我們要了解聖經是神所要傳達的信息。還有學院的同工錦雲老師、Olivia 老師、Joy 老師三位老師讓我們安心的在神學院上課,有任何問題隨叫隨到,在異國他鄉求學生活雖是現實的生活著,卻可倘佯在主的恩典内。  福音傳播碩士課程是為有心志以大衆傳播媒介宣揚耶穌基督的福音,結合聖經、科技和傳播媒體,應用到傳福音和宣教事工上。傳播的影響無處不在,我們有美好的仗,就是傳福音,叫別人也可以得著救恩,與我們同享各樣今生和永恆的福分;我們有當跑的路,就是行在主的真道上,立志討祂喜悅。因為我們原是神的傑作,在基督耶穌裏造成的,為要叫我們行善,就是神所預備叫我們行的(弗二:10)。公義的冠冕,也是為每個為主而活的人而預備的。

來到「美福」後

楊煥 我一直是彈琴的、也有演奏。來到美福神學院學習後,我有了以下的得著: 一.更多的熟悉聖經: 以往每當閱讀一本書時,我會查看作者的背景,作者的寫作環境及意圖。而這一切的工作,使我對書中作者的想法及觀點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從而使我更加明白書中的知識,並使我有了更多的提高。同理,在來到「美福」後,這裡使我對聖經書卷的寫作背景有了更多的認識,而這些認識,使我對聖經的了解,也更加深入全面,使我更明白神不僅是一位具有律法的神,祂也是一位非常人性化的主。因著我的彈琴背景,以前我讀聖經時,裡面的原則清晰扼要,讓我覺得非黑即白,如同音準一般:只有準與不准,沒有在準與不准之間的。但是在神學院裡,我認識了神不僅是位嚴父,同時也是一位慈父。在他裡面,滿有恩典與憐憫,也充滿慈愛。 二.生活上的改變: 在學院老師的教導之下,我對聖經有了和原來不同的看法,這令我產生了觀念上的變化。自然地操作與實踐,這是生活中比較重要的成分,也就相應改變了。 舉個例子:現在生活在都市的人,很多時候都是快節奏時,就連吃飯也是快餐,講話也是快言快語。然而,慢下來使我有了更多的時間和空間,從而在生活中有了更多的韌性,也讓我知道原來生活的節奏也可以「以慢打快,以靜制動」。這使得我對生活有了更多美好的發現。一旦慢下來,所有的東西就不會在同一個時間內顯得太擠,從而產生了更多的空間,而這些空間,恰恰就是發現神所創造美好事物的開始,從而更好地去品味神的創造。慢下來也會給自己的思維邏輯帶來空間;而這些空間,使自己在講話的言語上有了更多的聆聽,從而改變了問題的思考,也提高對自己言語、思維、行動反省審視的能力。幫助我們明白經上所說:「你們要快快地聽,慢慢地說,慢慢地動怒」。 其實,講話真的很像彈琴,彈琴需要刻意去聆聽自己所彈的聲音,而講話卻是要刻意去聆聽自己所用的字詞。彈琴需要邊彈琴,邊控制邊調整;而講話,則需要邊思考及判斷自己的思維。只有在足夠的空間下,二者才有可能同時進行。而這個時候,需要平衡與協調。所以,慢下來是非常的重要,這是更新自己最好的選擇之一。 三.與神的關係: 來到「美福」,我們學習所用的不僅是心,生活所用的不僅是腦,學的也不僅是知識。這裡,也改變了我們的生命,我們的性格。讓我在看待問題上,變得更成熟起來,讓我們更加明白神的心意,也使我們更新自己。「美福」充滿恩典,在這裡無論是從教職員到學生,到處都可以看到神的恩典。然而,更重要的是:「美福」使我們與神的關係,變得更加親密,心裡充滿更多的喜樂與平安。阿門!

一隻「雛鳥」終變「老鳥」

劉詩序 第一次來美福校園報到的場景歷歷在目,猶如昨日發生的一樣。記得第一次走進學校錯把同學當成老師;今天回首竟已經是兩年多以前的事情了,從曾經「雛鳥」變成現如今的「老鳥」,目送一批一批的「老前輩」,他們畢業、牧會,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變的是一張張「美福」的面孔,不變的是「美福」的教室、桌椅、圖書館和那「美福精神」,羨慕著羨慕著,轉眼間我也即將迎來自己的畢業季,彌足珍惜自己人生中最後的學生生涯。 在美福學習的兩年多以來,無時無刻不充滿著各種悲傷與喜樂。悲傷的是自己固有的「三觀」不斷地被打破,一次又一次,自己那微薄的尊嚴赤裸地被所學所授的神學知識和信仰體系徹底擊垮,與此同時,伴隨而來的是喜樂。在舊「三觀」打破的同時,建立了一套更加清晰的新「三觀」,那種認識真理的喜樂是發自心底里的。在學校裡,我不僅僅學到了聖經知識、神學體系、教會牧養、靈修方法,我更學會了做人。 回顧「舊我」,那個曾經自我、偏執、激進、驕傲、控制的「我」不常見了,在師生小組和靈命塑造等課程中更讓我學會如何與人相處,內心開始變得柔軟,包容別人瑕疵的同時也學會包容自己的缺點。曾幾何時,我輕蔑過神學,認為自己有過管理學碩士學位,再拿這個學位簡直易如反掌,事實我被「打臉」,所有科學學科最多只有幾百年的歷史,而神學卻有幾千年的精華精髓。讓我終於認識到,這不僅僅是一門兩三年可以拿到的學位,而是需要花一生時間去鑽研和領悟的智慧結晶。 雖說「美福」是所學校,有嚴厲、規條的一面,也有溫情感人的一面。每當有同學有困難的時候,這個大家庭中的每一個成員,都會主動獻出愛心。當有同學搬家需要幫忙,總是有同學站出來幫忙出工出力,學校的老師們也在課堂上、群組裡呼籲動員大家幫忙。每當有同學生病,都有同學去組織探望或私下關懷,甚至去送飯陪護去醫院或看醫生。每當有同學有經濟困難的時候,學校的同工定會第一時間去詢問困難同學生活上是否需要提供幫助。每當同學遇到保險、醫療、法律等相關事務時,學校同工和同學定會第一時間將自己所知道的毫無保留傾情奉獻;甚至學校同工的禱告小組,每週都會為每位同學進行禱告,幫他們挺過困難。 每個人在來到這個陌生的國度,都會遇到這樣那樣的不便,誰敢說自己挺過這一切艱辛的里面沒有同工們禱告的功效呢?每節課上課之前,熊院長都會詢問每個同學是否有需要代禱事項,其他老師也幾乎都在課前或課後詢問同學們是否有代禱事項,這麼一個小小的舉動,就足以證明我們「美福」是一個親情味兒濃重的大家庭。感恩每福,感恩「美福」。

在疫情中活出我們的信仰

院長熊潤榮博士 新型冠状病毒在全球已經使接近300萬人受到感染,死亡的有25萬,復原的有75萬,數字每天不斷增加。不少國家宣布進入緊急狀態,居民都要留在家裡。我們相信神在看顧這個世界嗎?我們相信神在看顧我這個平凡的人嗎? 我們可以相信有的。自疫情爆發以來、在各國政府的努力下,今天食物和用品、包括防疫用品的供應是維持、而且慢慢的加增。多國政府也動用儲備、直接經濟援助市民和大小工商企業。多國的科學家也開始把疫苗用在臨床試驗上。這一切告訴我們、神是在看顧這個世界和所有屬於祂的兒女,我們不需要為疫情過度的恐慌。 對基督徒來說,在「居家抗疫」期間、我們依然要活出我們的信仰。不單在目前疫情嚴峻的時候,就是在未來發生的另一個疫情,也是一樣的。耶穌基督是我們信仰的基礎。祂創造宇宙,也親自犧牲來救贖我們。祂掌管一切,每天都看顧我們。能夠信仰基督、依靠他,是很有福的。所以彼此鼓勵,在這個時候,我們需要緊握耶穌基督;不要被每天的新聞影響我們,而被恐慌籠罩我們的心,懼怕與人接觸、或覺得天快要塌陷下來一樣。我們要緊握我們的信仰,無論任何的景況、不忘記我是屬於耶穌基督的,祂是我的牧羊人,他會看顧我的,我信靠祂。 基督期盼你和我的信心都是活的。我們需要活出我們的信心。有三方面: 一,心裡不要懼怕 昔日耶穌的門徒面對不少的反對。耶穌對門徒說:兩個麻雀不是賣一分銀子嗎?若是你們的父不許,一個也不能掉在地上;至於你們,連你們的頭髮也都數過了。所以,不要懼怕,你們比許多麻雀還貴重!(太十29-31) 麻雀是最平凡的,數目最多的雀鳥。連小孩子都會捕捉麻雀賣出去,賺取一點金錢。每天世界上都會有不少麻雀被捕捉。在這現實中、耶穌說:「若是你們的天父不許,一個也不能掉在地上;」耶穌告訴門徒:在這現實中、父神的主權還是管理一切的。祂在管理每一隻麻雀。留意、耶穌並沒有說,所有的麻雀都不會掉在地上;他是說沒有神的容許,一個麻雀也不能掉在地上被人捉著。之後,耶穌安慰我們:至於你們,連你們的頭髮也都數過了。所以,不要懼怕,你們比許多麻雀貴重得多! 這位耶穌為我們犧牲了。因著耶穌的十字架,神向我們表達、祂真的很愛我們。讓我們在心靈中抓緊基督,把我們的恐慌在祈禱中告訴他,把我們身體的不舒服告訴他,把我們的人生交給他,相信他,順從他。既然耶穌為我釘十字架,神是愛我的,他一定會看顧我的。就是我不幸患上感冒,或被感染,我還是信靠基督,心裡有平安,不懼怕、不絕望。記得目前全球被感染的300萬人中,有75萬是復原的。 二,要活得有意義,因為信心需要有行動 世界上所有人都是在疫情蔓延的情況下生活。這時候,有人生活得很好,有人生活得很差。從全球的新聞,看到不少人、信徒、神父、牧師都付出愛心,在他們生活的環境裡、照顧周遭的人、包括被隔離的老人、甚至是被covid-19 感染的人。我們為這一切愛心的行動感恩,這些人的行動值得我們佩服、效法。 也看到有人趁著這個機會倒賣防疫用品,或趁機會利用互聯網到處詐騙、傷害沒有防備的人。我們為此感到可惜,看到世界上真是有很多罪人。我們基督徒要在這時候,要活得真實、活出愛心的行動、向世人顯出耶穌基督的見證。我們要活得有意義。 在這段居家抗疫的時候,我們不要整天單看新聞,單在家裡嘆氣。我們可以尋找機會去幫助其他人。有信徒呼應食物銀行的呼籲,戴著口罩和手套,去當義工,因為義工人手短缺,但在灣區還是有許多人需要這些食物。這一期「時代」雜誌記載有廚師Jose Andres,他是World Central  Kitchen 的創辦人。他帶著團隊和義工幾十人一起去Oakland 港口、為Grand Princess 遊輪上被隔離的2400人煮飯,直到他們完成隔離的時間,因為並沒有人給他們煮飯。這些人都是活得有意義,他們是我們的榜樣。 我們要尋求活出類似的生活。居家抗疫期間,我們都多了時間。你如何使用這些時間、是由你安排的。有不少的自願機構發出呼籲,你可以回應去做義工;你也可以在家裡打電話去安慰鼓勵有需要的信徒。你可以想出其他的行動。重要的是,這個時候,我們要問自己:我可以為這個被疫情傷害的世界做些什麼?我可以為耶穌基督做些什麼?身體沒有靈魂是死的,信心沒有行為也是死的。 三,順服神的安排 人非有信,就不能得上帝的喜悅(來十一6)。能夠得到神喜悅的信心、不是普通的信心,乃是在困難中、仍然順服神安排的信心。 身體沒有靈魂是死的,信心沒有行為也是死的(雅二26)。信心要求的行為不是普通的行為,乃是在困難中依然順服神的行為。 十幾年前,我兩個哥哥被確診有鼻咽癌。我去檢查,發現一個與鼻咽癌有直接關係的病毒Epstein Barr Virus , 我的指數是平常人的3倍多。醫生說我肯定有鼻咽癌。聽到後我很難過、很掙扎,兩個兒子還年幼。我祈禱求神醫治。但神沒有特別回答我。                    一天我翻到《我知誰掌管明天》這首詩歌,我一邊唱一邊流淚。我向神祈禱:我願意順服、接受神安排給我的命運,就算我要經過水或火、就算我要經過生活的苦楚,我願意主耶穌與我一起走過去。我需要主耶穌的寶血來遮蓋我。祈禱順服神後,神給我很深的平安,我經歷了。因為經歷了神賜的平安,我有能力去面對我的明天。 信仰最重要的部分、就是順服神、接受神的安排。信心不是盼望神祝福我、保護我,應允我一切的願望。每個人都有許多的想法、許多的願望;但我們也有許多不知道的事情,只有神知道。我們需要順服神。讓我們把握這段疫情的時間,成為經歷神的機會,把這經歷成為我們生命的一部分。讓我們在這段疫情的時間、信順基督、活出我們的信仰。無論明天如何,我願意生活在耶穌的愛裡面。 願主保護我們,賜我們平安與智慧,好好的生活,活出我們的信仰。阿門。

在疫情中復活的盼望

秦恩膏傳道–愛城華人播道會 無論東西方,每年都有數十億人過著關於墳墓的節日:東方清明節,西方復活節。雖然兩個節日都與墳墓相關,日期也極其相近,但兩個節日卻有著本質的區別。清明節是將我們的盼望、情感,寄託在墳墓裡的死人身上,但復活節,卻是將我們的盼望、情感紮根那已經復活的基督身上。 基督在受死前向他的門徒說:「人子得榮耀的時候到了。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裡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司布真用基督的話拷問與他同時代的信徒:倘若你是一粒麥子,是願意被放在金字塔、木乃伊的手裡孤獨千年呢,還是願意被放在主耶穌基督的手裡,結出千百倍的籽粒呢? 這問題也是對我們這個世代、對我們教會的拷問。 我們是一間大學城教會,只有數十人,而且流動性很大。實在是一間弱小、完全仰賴神的憐憫和供應的教會。許多讓給我們不知如何是好的困難,都在神恩典中不知不覺的迎刃而解,神總是有充足的預備和奇妙的安排。也正是因此,我們更能體會到神恩典的寶貴。年初疫情在中國地區爆發的時候,我們就決心成為恩典流通的管道,不單為他們禱告,更在實際行動上活出神在我們身上的恩典。教會首先在家務會議上全票通過,設立專項資金與武漢當地教會合作,為一些老舊社區發放米、麵、油等生活物資;並在隨後的長執退修會上,通過在接下來的半年內,資助國內受疫情影響而生活困難的部分傳道人。還有透過Zoom為那些在疫情期間不能正常聚會的基督徒組織網上敬拜,參與線上服事宅家兒童,幫助國內傳道人如何使用Zoom組織他們自己教會的線上聚會等。 只是沒有人會想到,短短兩個月,疫情在美國就嚴重到如此地步。突如其來的新冠病毒,使我們的社會關係、經濟狀況、乃至心靈健康,都深受影響,在這個原本就極度主張自我的​​時代,動盪不定的社會環境,對未來的焦慮和恐懼,促使越來越多人,愈發轉向對自我的需要、安全和健康的關注,而忽略更加重要的事。 但我們確信:萬事萬物仍然在神的掌管當中,因此鼓勵弟兄姊妹憑著信心面對這個世界和世上所有的事;因為世界和世上的事終將過去,唯有遵行神的旨意永遠長存。在這個信息爆炸、過剩的時代,科技既給我們帶來了快速掌握疫情的便捷,但同時也在我們心裡催生恐懼和疑慮的種子。我們不應該讓自己淹沒在鋪天蓋地的消息和恐懼中,環境越是艱難、複雜,越是應當花更多時間親近主。比 COVID-19 更需要我們去小心和嚴防死守的,是人的罪性和來自魔鬼的試探。 因此,雖然自3月中旬開始,我們順服政府的命令,將教會全部聚會轉到網上進行。但在提醒弟兄姊妹做好防疫工作的同時,更加留心關懷弟兄姊妹屬靈生命的健康。 我們不僅鼓勵教會的各個小組,積極組織網上活動:聊天、分享、遊戲等,開拓「給兒童講聖經故事」事工以幫助孩子們渡過疫情宅家難關。還開展了一起網上健身和讀經的活動。透過Zoom在線的方式,我們彼此監督、互相勉勵,每天中午11:30-12:00健身半小時,傍晚5:00-6:30一起讀經一個半小時​​。 主耶穌說:你們是世上的光和鹽,基督徒應當以愛,而非善於囤積被世人認識。在世人為自己沒有囤積而憂慮、後悔,或是為自己囤積而感到自豪時,基督徒更應當活出彼此相愛和憐憫鄰舍的心,這就是對福音最好的見證。 我相信這次疫情會使很多人軟弱,但也會讓許多人變得更加剛強愛主。疫情在美國爆發以來,許多弟兄姊妹,都主動將自己儲備的各樣物資,積極分給周圍缺乏的鄰舍,帶著他們的孩子、家人,為那些不能被探訪的孤獨老人寫信件、製作卡片,關懷那些單身、失業的困難家庭。我們也鼓勵更多的弟兄姊妹,以實際行動活出基督的愛,將部分物資捐贈給那些更加需要的醫院、警察局、老人院、食物銀行等。 在疫情來臨前,我們看自己的教會,實在是弱小、缺乏,但是當疫情來到,神卻藉著我們做了這許多的事情。這些都是因為神在我們身上的恩典,我們不過是神手裡的工具、神恩典流通的管道。因此,越是服事我們就越是感恩。今年的複活節,沒有了復活節彩蛋,沒有了熱鬧的聚餐、派對,但是我們卻充滿了盼望,可以更好的思想基督耶穌的死亡和復活。神也賜給我們機會,能夠活出耶穌基督復活的生命,使一粒粒麥子,結出千百倍的籽粒來。

疫情中主的眷顧

黃秋美 2020年一月始,我在紐約的生活是從早到晚:上課、實習、開會、做作業、做飯、照顧兒子、清潔家居等,每天營營役役,身心疲累。然而修讀熊院長的靈命塑造課程並操練,我發現生命有了很大變化,無論身處什麼環境中、什麼困難,心裏仍然充滿平安和滿足。 新冠狀病毒在世界各地爆發後,網上媒體報導不同地方的人都很恐慌,很多人搶購口罩、食物和日用品。我認識的人中,有不少為了買不到口罩而擔憂。3月中紐約政府宣佈學校停課、呼籲市民留在家裏,人們便開始搶購食物和消毒衛生用品。那時我陸續收到遠方親友的問候,擔心我沒有足夠的食物和口罩。身邊很多人都很憂慮,甚至因確診案例的上升而變得焦慮,有的甚至因有點喉嚨不適而懷疑自己是感染了新冠狀病毒。正當大家都在恐懼和擔憂之時,我內心卻出奇地平靜安穩。 有朋友提醒我要清晨4時起床、第一時間到各大超市網站查看送貨時段,那樣才有機會搶購到食物和生活必需品。我沒有學他,我只是每天安靜地藉著祈禱和看聖經到神面前支取生命的糧,我沒有搶購食物和口罩,也沒有囤積厠紙或消毒清潔用品,因我深信天父必供應。我相信若不是神容許,任何大小患難都不能臨到我;但若是神容許發生,那必定有神的旨意。我就應順服,即使染病和死亡,我也不用害怕。因我知道主基督賜給我永恆的生命,死後也可以去到神那裏享受永恆的福樂。每天神藉著聖經的話語和聖靈在我裏面的引導,讓我深深感受到神每天都在看顧我,內心滿有平安。 詩篇廿三篇很真確:「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致缺乏。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神是信實的,祂的確叫我沒有缺乏。在過去個多月的日子,我足不出戶,也沒有囤積足夠的食物和物資。每當別人問候我時,我也沒有向別人尋求幫助。但神卻多次讓我看到祂奇妙的供應。停課之前,兩位同學先後主動約我去超市並駕車送我回家,令我兩週無需冒著被感染的風險外出買食物。當我的食物快要吃光了,上網訂購卻沒有搶到送貨時段,我向神祈禱,之後再上網卻竟然出現了送貨時段。在我還未完全沒有食物時,神差派一位肢體給我送來口罩、手套、一大份食材和一碗令我吃了能從口裏甜到入心的愛心糖水,我深深感受到神對我的愛。正如以弗所書所形容:神的「愛是過於人所能測度的」,神給我的是「超過我們所想所求的」。 上星期我家裏只剩下最後一餐飯,連牙膏和厠紙也快用完,神讓我心裡有平安,戴著口罩和手套,拖著手拉車,去超市購物。突然記起別人說要排隊兩小時才能進入超市,而且很多物資都被搶空。於是我便祈禱、求神讓當天身體不適的我可以不用「排長龍」,也憐憫我可以買到食物,不用第二天再走來。感謝主垂聽並恩待,使我無需排隊便進入超市。正當我看到原本擺放厠紙的數層貨架都被搶空時,神又開我的眼看到空空的貨架當中仍然有一包足夠我用三個月的卷裝廁紙和一包盒裝紙巾。當我將這兩包傳聞中極缺貨的厠紙放在購物車上時,聽到身邊有人驚訝地說:「為何仍會有厠纸?」 我把需要添置的東西全都放入購物車後,才醒覺我只有一雙手,超市離我家有半小時的路程,我怎能把那麼多的東西帶回家呢?就在那一刻,突然收到來電。原來是一位很久沒見的親戚在附近的超市購物時想起我,便來電問我是否需要什麼。噢!原來神知道我的需要,特意安排一位天使來接載我和那一大堆的物資回家。神啊!你真是太好了!在我還未開口去求之前,神就已經為我安排週到。這樣又真又活,又滿有恩典和慈愛的神,除他以外,我還能跟從誰呢?我將耶和華常擺在我面前,因他在我右邊,我便不致搖動。因此,我的心歡喜,我的靈快樂;我的肉身也要安然居住。(詩十六:7‭-‬11)

疫情中找尋到的平靜

  方以琳 前段時間,許多人問我:「你囤米了嗎?囤水了嗎?囤口罩了嗎? 」最近有許多人提醒我:「你那裡是重災區吶!千萬不要出門啊!」 Covid-19在很多國家的迅速蔓延,引起許多人、特別是華人的恐慌。對於身處全球重災區—美國紐約的我來說,面臨這一時刻,是怎樣的心情呢?如果說一點也沒有對現狀擔憂、和對未來迷茫,我覺得是不夠誠實面對自己。因為隨著疫情的愈發嚴重,這些負面情緒偶然間還是會浮現腦海。但是,感謝神,相對這些偶爾浮現的憂慮,我最大的感受竟然是平靜。 平靜來自於充實的學習。自從2019年底報名了由「美福神學院」與「紐約角聲宣教士學院」聯合開辦的神學課程之後,每一天的生活就變得繁忙而充實。特別是在居家隔離的這段時間,每一天的課程、每一門的作業,讓我的居家生活變得更有規律,當然也有了更多的思考。比如從熊院長的《靈命操練》課程中,我了解到基督徒的人生是一個靈程。我們常常說要活出基督的樣式,那麼首先就要認識神、親近神,才能了解神,才能照著他的樣子活!所以,這就需要有一個靈命操練的過程。熊老師提出的幾個可以融入日常生活中的,例如「慢下來」、「放下、降服」、「獨處」等靈命操練,讓我在操練中期待在神的時間裡與神的相遇,讓我在操練中思考怎麼與神更親近,讓我很有收穫! 從角聲的勞伯祥院長的城市關懷佈道和講道學中,讓我學到作為神的工人需要具備的許多重要的理念和品格:做主的事工,不是靠實力靠自己,乃是靠神的能力成事;始終有純一、專一的心去事奉神;當感到力不能勝的時候,就要回到禱告裡,定睛在神的能力中;準備佈道的信息當是從神領受而來的亮光等。 平靜來自於周圍的關愛。上一周,當美國的Covid-19以每日2萬多的確診人數遞增的時候,國內的家人和親戚朋友就好擔心身處重災區的我。每日都會收到許多關懷、問候和提醒的信息,讓我倍感溫馨,也緩解了居家產生的孤獨情緒。前段時間當口罩手套等防護用品被炒作的很高價、並很難買到的時候,一個姐妹去她的批發商朋友那邊拿了一些價格合理的口罩和手套,並分文不取的分發給我們這些正好需要採買的人手中。她那無私的精神讓我感受到滿滿的愛心,也緩解了疫情造成的緊張情緒。當冰箱裡的菜快吃完,又不想出去採購、承受被感染的風險和負擔的時候,教會裡的弟兄姐妹和同學分別幫忙採購併送貨上門,真的讓我倍感雪中送炭的真情,也緩解了疫情引發的擔憂情緒。這些被關愛的感觸和體驗,讓我從起初面對疫情時的浮躁心情、重歸平靜。 平靜來自於上帝的應許。前段時間,因著疫情而擔憂迷茫的時候,我讀到一節經文,好像是神在安慰我:我將這些事告訴你們,是要叫你們在我裡面有平安。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約16:33)。是的,我們生活在罪惡的世界,苦難是免不了的。現在我們必需面對的這個疫情、就是一個經歷苦難的過程。當我們恐慌不安的時候,當我們迷茫未來的時候,當我們害怕死亡的時候,我們要把希望寄託到誰的身上?親人朋友的幫助?國家政府的解救?科學家的科研成果?其實聖經已經給出答案:義人多有苦難,但耶和華救他脫離這一切(詩34:19)。所以,在這艱難的時刻,我們更要緊緊抓住神的應許,堅信這位昔在、今在、永在的神,祂必將平安賜給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