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會發生新冠疫情?

院長熊潤榮博士 災難和變遷都在神手中。神在掌管,神也有計劃。面對災難和變遷,我們的態度、信心和神學,有很大的影響。會影響我們的心情,思想、決定和行動。 全球的新冠疫情,到今天超過1億6千萬人受感染,死亡人數接近340萬。面對covid 19,信徒有不同的態度。有的不認為疫情嚴重,有的宣稱禱告會勝過疫情;但他們中間都有人死亡。在全球,牧師、拉比、Imam 都有死于疫情。疫情開始的時候,不少牧師高呼信徒要認罪,好像認罪徹底,神就會停止瘟疫。一年多過去了,沒有幾位牧師在高呼了。我們都會問,為何有疫情?疫情對人類有什么意義?信徒究竟該如何面對疫情? 在舊約時代,先知以賽亞宣布:神要興起波斯王古列征服當時的中東各國,藉著當時的戰亂,神要以色列人回歸。但是波斯國的興起也意味另一輪的戰爭;戰爭必然帶來許多的流血、死亡。所以先知預告,要當時的百姓有所準備—「神說: 我造光,又造暗;我施平安,又降災禍;造作這一切的是我-耶和華」(賽45:7)。 神掌管我們喜愛的光、也掌管我們不喜愛的黑暗;神賜予我們喜愛的平安,又降下我們害怕的災禍。神掌管平安和苦難。這個宣告—神賜福樂,又降災害—是很難接受的。網站就有文章,聲言新冠疫情不會是神給世界的,而且列出許多經文,只是沒有討論以賽亞書的這一段。今天的情況與先知世代所面對的有相似的地方。當時的百姓如果接受先知的宣告,接受他們要面對的戰亂、流血和死亡,看此為神要做的事情,他們會看到神的崇高:「我是耶和華;在我以外並沒有別神」。如果他們不接受,他們會不知所措。 其實,一位只賜予福氣平安,不能賜予苦難戰爭的神,是一位有限的神,並不是獨一而全能的。神是崇高的,不是人可以操縱的;不是我們認罪、有好行為等就可以換取祝福的。如果是,信仰就變成我們的工具。神預先告訴先知的世代:他們會遇到苦難和戰爭,目的是要他們在事情發生的時候,不會不知所措。今天,經文也對我們發出同樣的呼聲。我們要聽,要接受,調整自己,以信心的態度面對疫情。 21世紀中,世界上有許多災難,分兩大類:一是天然的、大自然的。天然的是神創造的大自然的一部分,如地震、海嘯、彗星撞入地球等。神造光,又造暗;神施平安,又降災禍。第二種災難是人爲的,包括人為的錯誤、疏忽、人制造的意外等;就如臭氧層被人爲化學品穿洞和弄薄,令太陽紫外光更多的穿過大氣層,人們的皮膚癌症因而增多。 不論是人爲的或是天然的災難,都在神的全知和掌管中。神有計劃和目的。他是創造宇宙,又救贖人類的神。災難發生時,不容易看出有何益處,也看不出神有何計劃。通常信徒只會說是神懲罰,要認罪。其實神有更多的心意。神的計劃不是人完全明白,更不是人可以操縱的。一般人只懂得:好行爲得神賞賜、犯罪得神刑罰。如果單是這樣,神是太簡單、太小了。 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全球死傷很嚴重,人數共61M。可是二戰帶來正面的影響包括:1,戰爭后,許多國家獲得獨立,脫離歐洲殖民國家的壓迫;2,科技創新的發明,包括物理、醫學、化學和生物學。如雷達、太空航行,電腦,生物細菌和病毒等。3,二戰后,多國政府都離開農業社會,重建基礎建設和創立新的工業、商業,令百姓有更好的就業機會。4,在歐美州,數以億萬計的婦女從家庭進入社會各階層工作,不斷造就男女平等的情況。這一切都在神的手中,神都知道。 今天新冠疫情有帶來好處:二氧化碳排放減少,家人相處時間增多等。有一天,疫情會過去,之后全球社會都會改變:上班工作的形式、教會聚會的形式都會改變;那時也會令人不適應。不論如何改變,我們要有正確的態度來面對。我們要確信:疫情和改變都在神的預知和掌控中。 結論:為何會發生新冠疫情?我們不完全明白為何發生。通常基督徒只會說是神懲罰,故要認罪。事實上神有更多的心意。人只會說好行爲有賞賜、犯罪受刑罰。其實,神比這種神學大許多,耶穌基督的計劃比這種思維大許多。我們要相信:神的意念高過我們的意念,而基督的意念是賜福的意念。神愛世人,甚至賜給他們獨生子;神是拯救我們的神。 新冠疫情是在神的計劃中,不是意外。讓我們以整本聖經的眼光來看:神做光、也做暗。縱使黑暗出現了,地震海嘯發生了,「混亂」發生了,神仍然在宇宙的寶座上管理著一切。故此讓我們在災難和改變中,以信心來等待,也充實自己有整全的神學和知識,並調整自己,冷靜而積極地生活。

神呼召你做全職傳道人了嗎?

潘松 作為即將畢業的神學生,也作為即將進入教會服事的全職傳道人,在兩種身份轉換之間有一種難以言說的徬徨和無以名狀的壓力撲面而來。普通的大學生畢業之後會自然而然地按照自己所學的專業在對口的工作中發揮所學的,這是再平常不過的事。然而「傳道人」這個職業卻與世上其它的職業有著天壤之別。無論是我耳濡目染所接受的教導,還是看到的相關書籍,它們對於選擇作為傳道人這個職業的必要條件幾乎都是有一致的答案——明確呼召。相較於此,努力學習和裝備只是作為傳道人的充分條件。無論是透過外在的經歷、環境還是內在聖靈的感動等,它們都會描寫很多方法和記號讓人驗證神是否真的呼召他成為全職的傳道人。否則以後的結局只有兩個:要么服事很辛苦,要么半途而廢。 對於很多已經得到明確呼召的傳道人而言,他們大多數人會去到神學院受裝備,之後去教會服事。有些人會直接走進教會邊服事邊學習,也在學習中更好地服事,總之他們都立志此後要以「祈禱和傳道為念」。然而有一個數據卻讓我不寒而栗,在北美許多傳道人的「職業生涯」通常只有五年,五年以後因為各種原因,他們不再做傳道人,比較好的會去福音機構服事,還有的淹沒在其它與基督教無關的各行各業中,甚至有些人在教會中再也看不到他們… 我也曾為此掙扎和思考,那些離開傳道事業的基督徒,他們有哪一個不是因為曾經確信有「明確呼召」才走上這條道路的呢?誰又能確定他們現在所從事的行業不是神轉而呼召他們的呢?此外,又有哪一個服事了一輩子的傳道人因為有了確信無疑的「明確呼召」,從此就在服事的道路上是輕鬆自在,絲毫沒有「辛苦」呢?那麼上面的數據所驗證的結果到底是證明他們曾經的「明確呼召」只是一廂情願,還是神有轉而對他們有新的呼召?我不知道。我也很想尋求神的旨意,讓祂給我一個確定的聲音。可是我們今天不會像神呼召利未支派那樣,清楚聽到神吩咐他們代替以色列的長子去事奉祂;也不會經歷像撒母耳那樣聽到神四次呼喚他。反而從約拿的身上卻可以看到:神所要做的事情,縱然人不情願,甚至悖逆抵擋,最後仍然不會阻止神的計劃,更不會讓神的旨意落空。 所以對我個人而言,我不會找各種記號去驗證是否有明確呼召,更不會在付諸實踐以前,用一廂情願的記號去臆測那一定是神呼召我做傳道人的確據。因為發生在基甸身上的事不一定發生在其他人身上,相反許多忠心的傳道人的蒙召經歷並沒有特別神奇的地方,他們只是努力做好眼前的每一件事。 當我今天還在神學院讀書,作為學生我就百分百地投入到學習當中,不必擔心將來在哪裡牧會;畢業後神如果給我預備合適的工場,我就全心全意的去牧養;倘若在這裡沒有教會讓我事奉,我可以回到家鄉繼續傳道;倘若那裡也不需要傳道人,我就努力地去在工作中踐行信仰。總而言之,我不會在一件沒有被付諸行動的事工之前,去揣測神是否會呼召我。因為當人能夠羨慕善工時,這也是聖靈的感動。至於能走多遠不是我個人的意志可以決定,乃在於召我來的基督。從主耶穌的時代到如今,這個世界一直都是要收的莊稼多,做工的人卻不夠。神不會在意主動去服事祂的人夠不夠資格,而是他們夠不夠忠心。

耶和華是我的牧者

王羅以老師 父親坐在輪椅上,虛弱地看著我們幫他打開每一份聖誕禮物。當Hannah(他的小孫女)爲他拆開她送的禮物時,祇見父親的眼睛亮了,臉上露出了微笑。這禮物是裝在鏡框裏的一幅字畫,上面有Hannah用中文寫的經句 「耶和華是我的牧者」(詩23:1)。 我父親今年2月10日被主接回天家。「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是父親一生每天的經歷。我從小就見慣父親每天用很長的時間跪著禱告,他不論大小事都尋求這位大牧者的引領——從讀書到事業,到婚姻,到生養兒女,到最後全職事奉。 父親在生病期間求主醫治,我們全家人也一直同心求主醫治他。我們多麽盼望父親能經歷到「我雖然行過死陰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可是只見他病情每況愈下。上帝雖沒有照父親的祈求醫治他,卻應允了他爲一位失去工作的弟兄的代禱,讓這位弟兄找到工作,然而父親自始至終都沒有懷疑過耶和華是他的牧者,他一生對神的經歷告訴他神不會錯!對於父親的離世,我們家人都非常不捨,他是一位好父親、好祖父!我們失去了一位為我們代禱的勇士!不過當想到父親一輩子信靠牧者的引導,他離世也一定是出於這位牧者的意思,我們家人只能像他一樣順服牧者的旨意。 從父親對神的信靠帶給我一些感想:人在順境中,在蒙上帝祝福時,都不難理直氣壯地聲稱「耶和華是我的牧者,…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詩23)。但是當身處困境時,如在長時間的病痛中等候神的醫治(卻不見被醫治),在失去了工作等候著工作機會來到,在家庭不和充滿矛盾的環境中,或在這場全球性的疫情中遭到某種損失,,我們是否仍然能堅信「耶和華是我的牧者」? 神是牧者,我們是羊,羊的特點是視力很差,卻有很敏感的聽覺和嗅覺。牠們通過熟悉牧人的聲音和身體的氣味來識別牠們的牧人。牧人要經常吹口哨或唱歌來讓羊熟悉他的聲音。羊一旦熟悉了牧人後,就會留在牧人的附近;每當牠們與牧人在一起時,牠們會感到安全,無論牧人走到哪裏,牠們都會跟隨。正像耶穌所說「我的羊聼我的聲音;我認識它們,牠們跟隨我」(約10:27)。我不知羊是否會有疲乏的感覺,是否有時候會覺得要走的道路艱苦,是否有憂傷失志的時候,但是我相信羊從來不曾懷疑牧人的引導能力,牠們完全的順服牧人,跟從牧人所引領的方向走。同樣的,神的兒女若要對他們的大牧人有完全的信賴,就得先認識祂。 如何能夠認識和熟悉這位牧者的聲音?祂賜下聖經,讓我們可以通過默想和遵行祂的話語來認識祂,同時祂還要我們每天藉著禱告與祂親近(帖前5:16-18)。我們越認識祂就會越信靠祂!但我們每天用了多少時間去與祂親近,去熟悉祂的聲音呢? 作爲神的兒女,當我們處在困境中時,祂不一定立刻救我們脫離,但他一定會帶領我們走過去。我們所信靠的主是我們的大牧人,是一位大有能力也有憐憫有恩慈的主,祂對我們的引領絕對不會有錯。在困境中能夠耐心仰望等候這位牧人的引領,是我們對這位牧人有信心的表現,也是信心的操練。

理解、操練、成長

應天昱 作為一個信主多年的基督徒,雖然知道在灣區有好幾間神學院,在教會裡也認識不少的神學生,但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上神學院進修。神學院在我的印象裡是讓那些蒙召、全身全心服事主,並且對聖經的理解非常深刻,知識很淵博的弟兄姐妹深入學習的地方。而我既沒有全職事奉的呼召,對聖經也只是每年按順序讀一遍,讀過就大部分忘記了,沒有什麼深入的理解,怎麼可以去讀神學院呢? 三年前我有了一次被聖靈充滿的經歷,開始越來越渴慕神,也希望能有更多的服事。自己讀經,聽牧師講道,參加教會的主日學,都不能讓我滿足。跟牧師談過我的感受以後,牧師建議我到神學院去聽課。帶著試一試的想法,去年夏天,我找到了「美福」,從秋季開始旁聽熊院長的舊約神學。上完課後,我才開始理解舊約是有結構的,有幾條線串聯,新約和舊約也是緊密相聯的。讀經的時候有了方法,能理解的更深。以前翻到目錄就覺得看不下去的神學著作,通過老師梳理的脈絡,我也開始理解作者的寫作意圖,為我的學習提供了豐富的知識。每週四到美福來上課成為我一周最期待的時刻。學期結束,我馬上申請了文憑課程,成為「美福大家庭」的正式成員。 今年冬天我在錦雲老師的建議下,選了靈命塑造。這堂課更是改變了我的生命。熊院長要求我們進行每天的靈命操練,並且記錄操練筆記。借著課堂上的教導和每天的操練行動,我真實地感受聖靈每一天的同在,體會到了靈命的成長。以往我在教會裡接受的都是知識的教導,沒有靈命的操練。我在教會上過不少關於原生家庭,婚姻關係,親子關係的課,對我的改變都不大,聽過的課好像跟我沒什麼關係。奇妙的是,當我開始靈命的操練兩個月以後,我開始能看到自己的內心成長歷程;那些以前學過的原生家庭,婚姻關係,親子關係的課程,我都能應用到自己的身上。在聖靈的帶領下,我開始改變自己,成為一個更合神心意的人。在工作,學習,家庭生活中我都更有效率的做事,經常保持著一顆喜樂的心。 作為一個在職的學生,我學習的路程還很長,我也期待在「美福」的學習中更深的經歷神,找到神對我未來服事的安排。  阿門。

一切都是恩典

佟永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轉眼之間我已經來美福神學院學習裝備有兩年多的時間了。回顧這兩年多在美福神學院的學習裝備過程,可以總結為一切都是恩典。 「袮以恩典為年歲的冠冕;袮的路徑都滴下 脂油」(詩六十五11 ) 在來美福神學院學習裝備之前,我是一名職業經理人,整天忙忙碌碌,追求屬世的名利作為自己的奮鬥目標。當被神呼召準備來美福神學院 學習裝備的時候,由於自己平時沒有很好地讀神 的話語,對聖經只是一知半解,根本沒有信心走 侍奉的道路。這個時候,神借助春媛姊妹來勉勵 我,同時,春媛姊妹也為我能來美福神學院學習 裝備在不斷地禱告。神是垂聽我們禱告的神,感 謝讚美神把我帶領到美福神學院來學習裝備! 來到美福神學院之後,通過兩年多的系統地 學習和裝備,我實實在在地感覺神彷彿開了一扇 天窗,神的話就像光一樣照亮了我的生命,使我 對神的話語有了更深入的理解和得到。特別是在 舊約方面,熊院長引經據典,深入淺出的教導, 使本人更是受益匪淺。除了學習聖經以外,釋經 學和釋經講道學更是為培養我們神學生在將來事 奉的時候如何去教導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在上釋 經講道課時,不僅學習著釋經講道的理論,也在 不斷地操練釋經講道的方法。因此,今天無論是 帶小組查經,還是主日的分享,釋經學和釋經講 道學的學習裝備都給予我很大的幫助,使我在實 際事奉過程中不斷把所學到的應用在實踐中,越 來越感覺在神學院的裝備是如此的重要! 當然,在學習裝備的過程中也不是一帆風順 的。可以說 2020 年的夏天是我求學以來心情最 低迷的時候,那時由於疫情的原因,造成我的 生活規律紊亂,根本無法安心學習裝備自己,再 加上生活上的一些困難,使我常常想放棄學習, 認為既然無法好好裝備自己,不如回國吧。在我 最困難的時候,我周圍很多老師和同學們都伸出 溫暖的援手,在學習和生活上無私地幫助我。特 別是在二宿舍居住的時候,廣成弟兄不斷地鼓勵 我,陪我禱告讀經,陪我一起鍛煉身體… 感謝讚 美神,我現在已經完全地走出了低谷,學習和生 活也已經走向了正軌。神的恩典是夠我們用的, 因為神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 作為神學生,在學校裡裝備聖經知識固然重 要,但都不能代替我們品格的培養。作為將來的 牧者,我們要幫助信徒更新塑造他們的觀念和理 想;同時,我們需要用自己生命的榜樣來影響他 們。如果我們想要被神使用,我們必須培育、操 練和發展我們良好的品格。品格就是在無人看見 時的本相,也是在有人看見時所表現的模樣。我 們不僅要很好地傳講主的話語,更重要的是,我 們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人,能否作信徒的榜樣。 所以,在這兩年多的學習裝備過程中,我不僅看 重聖經知識的裝備,更看重在學習和事奉中不斷 地完善自己,不斷地培養自己牧者的品格,經歷 主在我生命中的作為。 在美福學習裝備的這兩年裡,有歡笑也有苦 惱,有幸福也有惆悵。但是,不論處境如何,神 都與我們同在,神的杖,神的竿,都安慰我。我 不僅領受了祂豐滿的恩典,而且恩上加恩。

且行且禱告愈行愈堅定—致敬真實的敬拜者

曉草 往事並不如煙。 2017年春離開美福,進入教會服事,以為那裡將是後半生為主做工的舞台。直到有一天,看到一雙眼睛,那是主耶穌期待的眼睛;看到一個圖畫,上面寫著:跨出舒適圈,走進迦南地。順著感動,走上一條主耶穌親自帶領的路。四年來,被主拋入曠野,也曾茫然四顧,也曾困惑掙扎,也曾傷痛欲逃,也曾四面受敵,也曾不斷被喚醒不斷被激勵。不斷求問,不斷驗證。時光見證了我的軟弱;淚水見證了主的恩典。一路走來,唯有緊緊抓住主耶穌的手,且行且禱告,愈行愈堅定。 一、 離開神學院,是學神的新起點新開始 感謝主的奇異恩典,感恩美福,破格給了我這不配的器皿系統學習神學的機會。讀書期間,雖每天接觸聖言,多因論文寫作之需,讀到的多是文字與知識,很多難以明了其中的深刻內涵。真正用心體會並沉浸在聖言之中,是在離開學院甚至走出教會像牙塔之後,尤其是在心靈曠野困惑掙扎時,不斷追尋並驗證新的服侍之路,常常大段時間跟隨聖靈的感動浸泡在聖言之中,不斷感受到聖言的甘甜與大能,恩主的憐憫與恩慈,深感自己的渺小與不配。結束其實是真正的開始。 二、 這條路不能一人走,這條路當獨自面對 天路艱險不能一人走,需同路人攜手同行的團契生活,無論圍牆內外,至為寶貴,當以性命相惜。 「基督徒弟兄的團契是一個恩典的禮物,一個隨時可能從我們這裡收回的,來自上帝之國的禮物。」(潘霍華《團契生活》)但主的呼召又當獨自面對、獨自禱告,無以替代個體與主耶穌的關係,如同我們需要獨自面對生與死。 三、 打破圍牆走進社會,建人類信仰共同體 大使命要求我們去去去,傳福音,而非來來來,上教會。當打破思維圍牆,走進社會,人人皆是宣教士,每個家庭、辦公室、人群集聚地皆應成為教會。屬靈與屬世聯手,共建人類信仰共同體,讓主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建立天上之城。 2021 新春,在「清晨甘露晨禱會」《創世紀第一章》牧者分享中,看到一個清晰的身影,一雙期盼的眼睛和一支伸出來的釘痕的手,聽到那個聲音:我與你立約。哈利路亞,感謝主!「主啊,用我!」我再次與主立約!在這新春第一天! 2021,我們站在歷史的轉折點。新的異象,新的方向。記錄歷史,展現美好,創造未來,我們都當承擔未竟使命。東西聯手,中外共榮,沿著茶馬古道,走進一帶一路,直到美好聖城。以愛為旗,讓美飛揚,那天上之城,古老遙遠神秘,卻又溫暖可及。或有不同呼召,卻有同樣使命,我們都在路上!繼續與主同行!重新啟航!

活在親近神中

程國儀牧師 亳無疑問,祈禱是親近神的寶貴時間,正如一首信徒們喜愛唱的詩歌《禱告良辰》所言。但我們祇有在劃定的時間才親近神嗎?神在其他的時間是否就躲起來了呢? 有一對傳道夫婦很注重宗教家教,教導孩子吃東西前要謝恩祈禱、睡前要祈禱等。有一次大熱天帶孩子去遊樂場,並買雪糕米吃。小孩子高興地大口吃了之後,忽然呆立在人來人往的道路中,呼叫著說:「啊喲!我們要先祈禱謝恩,為什麼我們沒有祈禱呢?」小孩子就是如此認真,彷彿禱告就是定時定事定位的宗教活動,難道沒有變通的原則嗎? 猶金‧彼得遜(Eugene Peterson)強調祈禱不能被規劃在某一時間之內。劃定時間的禱告固然可以培養我們祈禱的習慣,但將祈禱定時定點定事,也會把祈禱變得形式化,分割了禱告和生活。他認為禱告是一種生活方式。彼得遜年青時曾有一位年屆七十的宣教士探訪他家,是他極為仰望的屬靈叔叔。有一天那位叔叔躺在安樂椅上閉目養神,他上前問道:「富勒博士,你是怎樣祈禱的?」叔叔仍然閉目,懶洋洋地說:「我已經四十年沒有祈禱了。」少年的彼得遜當時不明白叔叔的智慧。多年以後,他才恍然大悟:叔叔冒著「絆倒」他的危險而說了那些話,並沒有給他一個「正確」答案,以免他依樣畫葫蘆地模仿。其實,祈禱並不在乎我們做什麼,而在於我們是什麼樣的人。我們不是「做」一個禱告,乃是「活」一個禱告。正如經上說:神垂聽(因信稱)義人的禱告,而不聽心中注重罪孽人的禱告(參雅5:16,詩34:15,66:18,賽59:3)。 當然,劃定時間祈禱有其價值,因為紀律和儀式是靈修兩個重要的元素。無可置疑,禱告時刻的確可以經歷神的同在,更是許多信徒的親身經驗。但我們所信的神是無所不在﹑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祂不僅祇出現在禱告良辰,更答應常與我們同在,就是每時每刻每分每秒的同在,難道我們在禱告時間以外要躲避祂嗎? 神以祂自己說話的「道」創造萬物,又不斷向人說「道」。新約聖經更指明神的話親切地臨於人間,「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充充滿滿地有恩典有真理」(約1:4)。當我們以「道成肉身」作為靈修基礎,就可以避免一些狹窄或者偏差的靈修取向和習慣。 「道成肉身的靈修」有幾個特點:第一,肯定人的身體,和靈魂同樣重要;第二,著重此時此刻的生命;第三,認定神不是高高坐在天上支配人類的命運,而是認同並進入人間疾苦的拯救主;第四,珍重神甘願與人同在的寬恕和醫治。因此,靈修的人應該放眼天地﹑進入社群,而非以退隱閉門的方式去思想神。道成肉身的靈修,主張以平常心去持守靈性,因為神已親臨人間,打破了聖俗的界限,靈修的人要學習如何在平常的生活中親近那位時刻都臨在的神。

從使徒教會到廿一世紀

院長熊潤榮博士 感謝神!在基督的恩典中,美福神學院於疫情蔓延期間出版了一本世界教會歷史! 也感謝美福的同工和義工團隊,同心合意地,也盡心盡力地做好所有的編寫、校對、排版、美工設計、甚至運送等工作,使這本書成功出版、也交到香港的基道書樓和南加州的榮主書房。 在編寫這本世界教會歷史的過程中,當看到2000 年教會歷史中充滿人的罪惡和不公義,心中感概良多。就如 431 年的以弗所會議,亞歷山大主教歐利羅(Cyril)搶在君士坦丁堡主教聶斯托留(Nestorius)到會之前開始會議,將聶斯托留及跟隨他的人定罪,然後散會。而聶斯托留到了之後也開會,定罪歐利羅…  第三度開會前,歐利羅送厚禮給皇帝,又托人説好話,所以會議上皇帝定罪聶斯托留,將他放逐。這些不公義的事情製造了一個所謂的異端教會。 又如中世紀的非洲,有不少部落/國家的王(酋長)雖然在西班牙和葡萄牙修士們的勸化下成了基督徒,卻仍舊毫不羞愧地把本國黑人同胞賣給白人殖民國家的奴隸販賣商人,這交易維持了 450年!到 1900 年停止販賣黑奴前,已經出口 1200 萬黑人!帶來今天北美州、中美洲、南美洲和歐洲的黑人人口分佈狀況,也引致無數的種族仇恨和鬥爭。這些事情都有歐洲教會、非洲教會、美洲教會的長期參與! 不過,也看到基督並沒有放棄祂的教會,祂一直在工作,使教會在祂裏面和好。1994 年 11月,梵蒂岡教廷與聶斯托留派的東方亞述教會(Assyrian Church of the East)發表《共同基督論宣言》,承認對方的神學並不是異端,使聶斯托留派的浪子教會歸家。 也是 1994 年,南非的「種族隔離政策」瓦解,曼德拉(Mandela)當選為第一任民選的黑人總統。他上任翌年就簽署《促進國家合一與和解法案第34號》,並成立「真理和和解委員會」來處理過去 46 年來南非政府在種族隔離政策下所犯的錯誤和罪行,彌補受害者的尊嚴損失,並尋求以贖金做出象徵性的補償,也審核申請赦免(amnesty)的個案。 的確,2000 年的基督教會歷史充滿了人世間痛苦的眼淚和基督救贖的恩典,箇中縱橫交錯的程度,沒有一本史書可以描寫得盡。美福出版的這本僅 20萬字的教會歷史雖然只能提供一個鳥瞰,但鳥瞰也是蠻重要的。許多時候,我們需要看到森林,並森林中衆多樹木的排列,而不是只看到樹木。 我們把世界教會歷史分古代和現代兩部分:古代世界教會歷史是從使徒時代到宗教改革,經歷了 1500 年的時間;近代世界教會歷史則是從宗教改革後到廿一世紀,有 500 年。這 500 年間發生了各種政治與宗教的碰撞,其複雜的程度遠超過之前的 1500 年。近代世界教會歷史的史料涵蓋世界五大洲:歐洲、非洲、亞洲、北美洲、拉丁美洲,再加上舉足輕重的俄國。我們也綜合史料而分析出衝擊 20 世紀全球教會的事件,並提出四方面的因素,影響著21世紀全球教會的主要趨勢。 除了盡量圖文并茂,我們還在每章的結尾附上溫習問題,並在書尾提供問題的答案,幫助讀者把握重要的教會歷史事件以及背後的政治影響因素。 甚願基督使用這本歷史書,使華人教會對世界教會歷史有全面的瞭解。深信當有進一步的瞭解後,我們的視野不會如前那般的狹窄,我們的胸襟會開闊,更多包容其他基督教傳統的信徒;其實我們都是主耶穌基督的教會。 有興趣的讀者,歡迎接洽學院同工購買此書!深信你會滿有收穫的。

用繩量給我的地界

院長熊潤榮博士 很感恩,在疫情的時候,美福在基督的恩典中舉行第十二屆畢業典禮。求主保守來臨的每一位,和美福大家庭都平安,不受疫情的傷害。這一屆有九位畢業生,有的會開始在教會服事,有不少會繼續念下去,以拿取更高的學位。有的家庭裡有蠻多的試煉,有的身體也有一些狀況。不過我們一起來相信,基督的恩典足夠我們使用,一切都是恩典。人都盼望也追求生活中有安全和滿足:就如在現在的疫情中,我們追求安全,政府要求我們注意安全。我們追求的不只是安全感,乃是真的對人生的前途有確定,有肯定的平安,有滿足,不恐懼。不會總是覺得痛苦,對前路沒有希望。人生的確會有許多的痛苦和挫折:多年的夢想不能實現,發現自己有許多不足夠的地方,發現別人比我更好更強;還有那些人不能預計和控制的意外和混亂。 詩篇十六篇的作者大衛說,他在神裡面發現一個美善的好處、使他感到滿足。耶和華是我的產業,是我杯中的分;我所得的,你為我持守。用繩量給我的地界,坐落在佳美之處;我的產業實在美好(5-6)。 這兩節是大衛經歷過坎坷、不順利、危險後寫出的見證。大衛在他人生中遇過許多難過、哀傷的事情。他被掃羅追殺,他經歷家變,三兒子殺了大兒子,之後兒子押沙龍背叛他,要奪他的王位。內戰平息,他準備回王宮時,在約旦河邊,國家再度分裂。他經歷了許多起起伏伏,但在起伏中他找到一種滿足,他把這秘密與我們分享。耶和華是我的產業,是我杯中的分:大衛是家中最小的兒子。他有七個哥哥,他不能指望父親會給他什麼好的產業。然而,成長後的他感到喜樂和安慰,因為他發現神是他的產業,神願意成為他的杯中的分,給他有繼承的一部分。 從摩西年代開始,祭司和利未人是沒有土地承繼的。但神對祭司們說:我是你的份,是你的產業(民十八20)。大衛明白這不僅是對祭司的應許,這應許也是給所有依靠神的人的。 他決意依靠神,他經驗到神是他的產業。這產業不是抽象的,純粹屬靈的。神的確會有一份產業給他的,是在他人生起伏的經歷中賜給他的。我們剛提及大衛經歷了許多起伏,但他還是做以色列的國王。神應許給他的那寶貴的大衛的約,也沒有改變。這都是真實的產業。這份真實的產業是不會被人奪去的:我所得的,你為我持守。神給大衛的那分,他擁有穩固的繼承權。神會持守神所要給他的那份。有些時候,人會奪去我們本來可以有的。曾經有人準備要給美福她一些遺產中的基金,後來有牧師接手,他自己拿去做他自己的事情。不要緊的,這些都不是神要給的。神要給的,神會為我們持守。 神要給我們的那份有一個界限,是很清楚的:用繩量給我的地界,坐落在佳美之處;我的產業實在美好。地界或界限標誌著產業的範圍。神在我們人生給的產業、屬於我們的那一份,都有界線標出來。界線以外的,不是神要給的,不用留戀。界線裡面的,我們要看出那是坐落在佳美之處,是美好的:我的產業實在美好。有年輕人希望大學畢業後加入投資銀行工作,但沒有被接受,所以很失望,只做一個普通的工作。後來發現原來自己的家族有某一種遺傳病,是不能有太多的壓力,否則他會發出嚴重的憂鬱。他終於發現神所賜他的那一份是好的:我的產業實在美好。有一個姐妹婚姻失敗,很痛苦。她後來成為一個詩人,一個作家,寫出很好的靈修書,深入描寫生命的掙扎和神的同在等。她後來做見證:用繩量給我的地界,坐落在佳美之處;我的產業實在美好。 用繩量給我的地界,坐落在佳美之處;我的產業實在美好。這一句話表達了知足。說這話的人對神賜給他的一切感到滿意和安全,所以他要感恩。畢業生、無論我們未來身處美國或中國,讓我們來經驗這種的滿足,享受神給你的那一份產業,感到滿足。我必稱頌那指教我的耶和華;我的心腸在夜間也警戒我。我將耶和華常擺在我面前,因他在我右邊,我便不致搖動(7-8)。 能夠看出「用繩量給我的地界,坐落在佳美之處;我的產業實在美好」,這種看見需要神來教導,開啟。神指教了大衛,因此他稱頌神。接著他說:我的心腸在夜間也警戒我,即是接受了神的教導,在夜間,他的思想產生轉變:夜間是我們回顧、思考的時間;我們會熬夜試圖找出困擾人生問題的出路。能夠在夜間與神交往並得到神的指導,我們會感到喜悅。在夜間的時候,四周都寂靜無聲。就在那時,我們好像被喚醒,聽到內心微小的聲音,說:這是當走的路。我將耶和華常擺在我面前,因他在我右邊,我便不致搖動。 之後,我們會做出一個決定,將神放在生命的首位,確定神永遠是我們生命的焦點和觀點。耶穌也是這樣,他一直都在父神面前生活,與神保持緊密的聯繫。這是一個有福的生活:因他在我右邊,我便不致搖動。不再動搖,生活中有深層的安全,滿足。 總結我們的出生和背景決定了我們人生的起點,生活的環境決定我們人生的過程。有許多的夢不能實現。神知道,也暸解,神也愛我們;當我們信靠祂、持定祂,神會有一份產業賜給我們,那會是美好的。用繩量給我的地界,坐落在佳美之處;我的產業實在美好。讓我們一起來接受神的教導,也回顧我們的人生。我必稱頌那指教我的耶和華;我的心腸在夜間也警戒我。讓我們信靠祂,將神常擺在我們面前,因他在我們右邊,我們便不致搖動。願基督祝福每一位畢業生!帶領我們去經歷祂!

畢業生感言

秦恩膏 畢業生感言秦恩膏尊敬的院長、老師、同學們,以及各位貴賓,大家好。 我是秦恩膏,謹代表美福神學院第十二屆畢業生,向大家表達最真摯的感謝。感謝你們在疫情期間,仍來參加我們的畢業典禮,感謝神學院仍然為我們舉辦畢業典禮,也感謝神,讓我能夠有機會代表畢業生發表致辭。 我在美福學習的時間,加在一起有3年多,但跨度卻長達6年之久。回顧這6年多的時間,我問自己:「這些年我在美福學到的,最重要的是什麼?」我想我的答案和大部分同學都是一樣的,那就是恩典。 神的恩典對我們這屆畢業生來說,尤為重要。今年真的是非常不容易的一年,尤其是遭受疫情的肆虐,又被大火烘烤了數月的加州。2020年將會是人類歷史的一個分水嶺,新冠病毒已經在各方各面改變了世界原有的秩序和人們生活的方式,疫情中,基督的教會也面臨著前所未有的衝擊。 因此,對於我們這一屆剛剛畢業,即將進入禾場的神學生來說,尤其顯得艱難。拿到畢業證雖然喜悅,但當下的處境,使我聯想到一個人:楊廷鑑,他是明朝最後一位狀元,他在公元1643年8月被崇禎皇帝欽點為狀元,對中國讀書人來說,這已經是最高的榮譽了,遠超過我們今天拿到畢業證的喜悅和榮耀,但大家都知道明朝在1644年3月就滅亡了,崇禎皇帝也於煤山自縊了。 這位原本有著遠大前途的狀元郎,僅僅過了半年,就經歷了國破、君亡的痛苦,楊延鑑在明朝滅亡後,輾轉回到了家鄉,一生都沒有在清朝為官。大好的仕途,還沒開始就已經結束了。 早在今年八月底,「教會領袖」(CHURCHLEADERS)網站上刊登的一篇文章,就已經預測:受疫情的影響,五分之一的教會將會在未來十八個月內關閉。疫情不僅給信徒和教會帶來經濟上的困難,更重要的是,讓人對信仰的價值和教會存在的必要性開始產生越來越多的懷疑。 為什麼我還要在瘟疫大流行期間去教會敬拜神?為什麼我還要在經濟危機當中奉獻金錢?為什麼我要信靠那位允許苦難一再發生的神?上述這些問題,不只是某一個地區所要面對的特殊狀況,或書本上的研究課題,而是今天我們正實際身處的現狀、面對的挑戰。 按照正常情況發展,很可能二十年後才會發生的變化、需要面對的情況,因為疫情的緣故,結合現代科技的發展,網絡敬拜的普及,我們這一代人,被迫現在就要去面對了,但我們卻沒有二十年的經驗和思考作為根基。 所以,同學們,我們就是在這樣一個時間,將自己全時間奉獻給神,立志一生服事主,也是在這樣一個時間離開神學院,真正進入禾場。如果只看這些,我們這屆畢業生鐵定要灰心喪氣了,我們會說自己在最壞的時間上了戰場,好像一個新兵,一次參戰,就是「諾曼底登陸」。 但是,同學們,與明朝最後一位狀元楊廷鑑不同的是:我們雖然沒有楊廷鑑那麼學富五車、才高八斗。但我們所要侍奉的君王,不會因為仇敵的得勝,在煤山上吊自殺,我們所要為之服事的國度,更不會因為任何人的攻擊而滅亡。我們的王,耶穌基督,是勝過死亡、掌管陰間鑰匙的主,祂是整個宇宙獨一的真神;我們從神學院畢業,所要去事奉的那國,是不能撼動的、永恆的、天上的國。 所以,困難越多,挑戰越多,也就意味著神在我們這群人身上所要彰顯的恩典、榮耀只會更多。正如中國著名投資人,「基石資本」董事長張維在回顧2000年納斯達克科技股「泡沫破滅」所指出的:1999-2001年間上市的科技公司,受科技股「泡沫破滅」的影響,存活率僅有6.8%,但也正是這極少數活下來的科技公司,在後來的二十年中,改變了全人類的生活。從環境來看,我們也許是在最壞的時間進入禾場,無論大小,每間教會都面臨著多重的壓力,都需要在疫情所帶來的衝擊中作出回應與變革。 所以身為畢業生,我們不可能再存著:‘找到一間穩定、薪酬不錯的教會,從此安安穩穩過日子’的想法。但從神國度的眼光來看,這也正是為主作工最好的時間,幾千年教會歷史有著一個共同的規律,逼迫最嚴重、環境最惡劣的時代,也往往是基督徒表達出他們的信仰、彰顯神的榮耀最美好的時代。今天我們從神學院畢業,進入這個「後疫情時代」的禾場,將會充滿艱難;但是感謝神,因為祂是整個宇宙和人類歷史的主宰,祂也是一位滿有恩典、與我們同在的神。所以,我們不僅不應當懼怕,反而更應當帶著信心和熱忱進入這個時代。我們正處在兩個時代的交替之間,在這樣的大環境下,如果從知識和技能的角度來說,我們在神學院這幾年所受到的裝備和訓練是完全不夠的,我們仍然需要不斷的學習和思考。 不要說我們,就算是那些牧會已經數十年的牧師、了不起的神學教授們,也因為今年疫情所帶來的衝擊和挑戰,都在不斷的學習和思考,如何面對「後疫情時代」進行牧養和教學,所以,更何況是我們呢。 也正因為如此,最後,我要在這裡代表所有的畢業生,誠摯的感謝熊院長以及美福各位師長、同工們,對我們生命的造就。謝謝你們,因為你們的努力和堅持,使我們在美福所學習的、抓住的,不只是聖經知識和牧會技巧,美福更讓我們領會和經歷到恩典的重要性。 一個知道自己被愛的人,才是真正有力量的人;同樣,一個明白自己是活在神的恩典中的人,才有勇氣去面對任何的環境;並且因著神的愛和恩典永不會改變,所以這一份勇氣與信心,在今後服事的道路上,將會一直伴隨著我們。 正如我們在校歌《一切都是恩典》中所唱的:是祂的恩典,使我(們)心中喜樂,安然面對困境,走過艱難日子;是祂的恩典,使我(們)跨越每一堵高牆…一切都是恩典,基督的恩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