曠野蒙恩記

程國儀牧師 普世新冠疫情的暴發,改變了我們以往的生活方式。 居家封城社交距離,使慣於大城鬧市生活的人如身處曠野。在獨家居住近二年中,深深感謝神的恩典,正如耶利米書上(31:2)所說的: 耶和華如此說:「脫離刀劍的、就是以色列人,  我使他享安息的時候、他曾在曠野蒙恩。」 首先感謝主的保守,直到如今仍然平安康健,就像「脫離刀劍」一樣。 其次,居家隔離,家人相處時間也增多了,我們常常一起購物,一起步行小區,一起禱告及交談,天倫之樂,遠勝從前。同時藉著科技工具,我們能與千里之外的人見面交通。我家原有六兄弟姊妹,每隔二三年約見一聚,因為已有三代同堂,每次相聚都大費周章。不料疫情中發現了 ZOOM,可以在家會談,現在我們每兩週 ZOOM上家聚,暢談家常生活數小時,更可以禱告、見證、和傳福音,真感謝上主! 再者,個人時間空間也多於以前。安靜主前、與妻靈修、看書進修、備課教學,都非常享受這種隱隱於市的生活。我們夫妻兩人定下每天步行一萬步的目標,而我早上在小區約走五千步,同時默想主話和操練行禱,享受與主同行。 我們在「享安息的時候」同時也「曾在曠野蒙恩」,正如神說: 我曾在曠野乾旱之地認識你… 後來我必勸導他、領他到曠野、對他說安慰的話. (何西亞書13:5,2:14和合本) 然而,無論鬧市曠野,人仍然要聽神的道(路加福音5:1) 在日子如飛而去的兩年間,神為祂呼召我自由傳道開道路和江河,使我雖然退下全 職牧會,卻能越發廣傳神興旺的道(使徒行傳12:24)。 「看哪,我要做一件新事;如今要發現,你們豈不知道嗎? 我必在曠野開道路,在沙漠開江河。」(以賽亞書43:19,和合本) 講道(粵語﹑國語﹑和英語):過去二年內證道超過二百次。 教導課目:教牧學、講道學、聖經輔導學、建立門徒信心的新約書信、建造靈命的羅馬書 等。 天道講座:「如何建立深密的關係—良好溝通與處理矛盾」;「如何幫助孩子渡過哀傷 期」;「又惱又愛的饒恕真理」;「重整新常態下的家庭優先次序」等。 其他講座:「聖經靈食譜」、「活出信仰: 靈命歷程」、「靈恩運動和運用恩賜」、「跟 隨耶穌彼此關懷」、「親近神:屬靈生命成長的實踐及秘訣」 傳譯:天道聖經講座,美南浸信會宣教資訊"TOTM"(週二一團隊一使命) 牧養:婚前輔導和證婚、婚姻輔導、靈性指導、讀書會、和作教會顧問  隨著疫情漸漸改進,各種聚會開放,我除了在美福教課之外,每月有兩週末上沙加緬度去幫助華人恩典聖經教會粵語部。能夠事奉,足見神恩。神既開道路江河,我也決志回報主恩: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慕年,壯心不已。

美好的祝福

方以琳   2021年底,在美福神學院的教牧碩士學習將暫告一段落。回想學習期間的一幕幕場景,就像一張張絢爛的剪貼畫;而與老師同學相處的點滴,就像一部部精彩的電影… 這些,終將串連成永恆而美好的記憶,播放著我們的快樂和憂傷,記錄著我們的努力和過往,見證著我們的友愛和成長!         在美福神學院學習的這兩年,雖然有著不易和艱辛,但留給我更多的卻是心存感激,因為它讓我收穫了很多…… 我很感恩,神讓我在剛開始神學的道路上,就學習到熊潤榮老師的《靈命操練》的課程,知道基督徒的人生是一個靈程,所以就需要有一個靈命操練的過程。在慢慢地跟著操練的過程裡,我開始意識到什麼是真正的安靜下來,什麼是安靜的等候與神的會面。在熊老師的《教學研經》的課程中,通過他的示範和教導,我不僅學習到成人主日課程備課的重點和方法,更讓我知道了教導聖經的目的是傳揚基督,而教師更需要盡心竭力的備課。就像歌羅西書1:28-29節告訴我們的一樣:「我們傳揚他,是用諸般的智慧勸誡各人,教導各人,要把各人在基督裡完完全全地引到神面前。我也為此勞苦,照著他在我裡面運用的大能盡心竭力。」以前的我深覺《五經》深奧難懂,常常「望五經而怯步」,在熊老師深刻的講解中,發現這五卷書所涵蓋的真理和啟示真的是非常豐富而且重要,它將神的啟示、誡命、律例、典章明明的告訴我們。雖然這幾卷書是距離我們三千多年前寫的,但是往往也與我們現在的基督徒直接發生關係,引人深思。黃羅以老師講解的《新約書信》細緻到位,幫助我對保羅書信和其他書信的內容、寫作背景和不同教會當時所面對的問題有了一個基本的了解,並啟發我們明白不同書信作者寫信的目的和教導。范梁傳道教授的《佈道學》幽默風趣而實用,結合疫情下的電話佈道的操練,真的是讓人領受到很多。靠著為我們創始成終的主,只要你願意去挑旺傳福音的火,任何環境和條件下,神都能親自動工,籍著各樣的機會將福音傳開。 …         加州的陽光,總是格外明媚。願神在每一個美福神學院師生的人生道路上的祝福和帶領,都像加州的陽光一樣炙熱而明亮。雖然從畢業這一天起,有人的路途已然開闊平坦,有人的路途轉向崎嶇不平…… 但我們作為要服事主的僕人,始終要保有那樣一份不變的初心,就是基於對上帝的感恩!因著這份美好的信心,你才能堅定勇敢的走下去,去幫助造就更多有需要的人!若干年後,當我們白髮蒼蒼回顧過往的時候,願我們都能由心而發這樣一句感慨:「主啊!孩子謝謝你的揀選!孩子無愧于你的呼召!」(隨附一首自由體詩) 時光的巨人, 斑駁了似水流年; 振翅的飛鳥, 漣漪了平靜湖面。 誰說, 隨風而去的是曾經, 如水而流的是過往。 歲月裡的那聲聲感嘆, 依然清晰縈繞於耳畔。 嘆時光過盡,功名未立; 感歲月無情,盛年不再。 年少時的夢想, 平凡卻深刻; 心底里的感動, 漸深而清晰。 但願, 那初生牛犢般的勇氣, 那依然不變的初心, 始終伴隨著你我, 一路披荊斬棘無往不前, 找尋夢中的那個“伊甸園”。 耳畔的秋葉緩緩地飄落, 記憶裡淌滿了風景…… 終有一日, 智慧將取代年少的輕狂, 勇氣將消滅過往的軟弱, 堅韌將代替曾經的笨拙, 連同回憶裡的稚嫩與不足, 一起茁壯! ! ! 時光裡的巨人啊, 可否, 肆意張揚地來,溫柔繾綣著退? 請你, 滌蕩走心底里的顆顆塵埃, 沉澱下歲月中的熠熠生輝! 駐足、離開…… 惟祂指引我們的腳步; 相聚、道別…… 惟愛與感動凝固成了永恆。 那一份牽掛,這一聲問候: 親愛的你(們),珍重! ! !

驀然回首

田立柱牧師 回顧畢業後的經歷。免不了一番反思,反思就不是簡單的想些情節,而是對情節一番過濾篩選。就如同總結,理順其脈絡後,又有了一幅圖標,很像路線圖的樣子。從中可以看出哪些路有點偏差,哪些路是筆直的等等。 畢業後能夠在教會服侍。是一次機會,是神學院所學知識的應用場合。學校所學的知識,能不能成為真知。在此可以加以驗證。 實在說來,神學院的所學,近乎旅程,閱盡周圍的錦繡山河,卻容易忘記所走的路線如何。很像詩人所說的「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那樣。到教會的實踐中,就必須將那知識轉變為實用的功夫。好像「孵化」這個詞所說的那樣。使之成為實際的教會應用。即所謂的「真功夫」。是對「廬山」的整體性認知了後的行軍之路了。路徑不清楚是難以前進的。 其中印象最深的對聖經的認知問題,過去在原先的老教會(國內)時,囿於傳統神學思想的影響,對聖經的解讀,完全以某些神學觀點作為解讀的框架,一切都在這個固定的框架之中,尋找那些關鍵的屬靈詞語,加以套用。對聖經經文本身的認識是不足的。這樣的狀況下,講經佈道就難免有離經叛道的嫌疑了,因為沒有紮實的釋經基礎,離開的經文的本身,如何可能有好的釋經講道呢?所謂的「以其昏昏,使人昭昭」當是如此這般。 畢業之際,對聖經的認知,已經有了不少的提高。從熟讀字句的階段,到透過字面的意思,進入到經文本身的背景和人文神學視域當中了,每當進深到經文本身的背後,便有領悟的快樂,所謂的「頓悟」大概就是如此。我的讀經生活也就開始新的程式了。雖然對經文原文的知識尚不充足。但是藉助許多的工具書籍,以及很好的網絡資源的共享,也能夠從多個角度及多個層面的理解經文了。這樣就帶來連鎖的作用,新的領域也有所觸及。經文便明晰起來。條理也清楚了許多。 在神學院時,常聽老師說,讀經可以嘗試不同版本的閱讀,領略到經文解讀中的差異。這些差異,也體現在眾人的信仰生活中。例如帶領小組的查經聚會,我就使用這個方法。使讀經學習的理解多樣化,以會眾的不同視角解讀經文。既含有「博取眾長」的味道,又給不同的觀點留下空間。能使眾人的理解呈現開放的意味。舊的神學觀念雖然一時保留。但釋讀的空間就寬泛起來,包容性便凸顯了。個人的信仰經歷和經驗,都含有「以身說法」的味道。這樣的釋讀和經歷結合起來。其影響也就得以增加了。一些落伍的觀念,是會慢慢退場的,觀念不是經過批判可以更新的。 因為對聖經的認知擴展了,心中的格局也得以擴充,包容性也隨之延展。對人的理解就會得以改變。當離開原先的認知。便有進入「無我」狀態的意思。一首讚美詩裡說「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大約就是這般意境。用「驀然回首」作為這經歷的題目,是想到了詩人後面的詩句,「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而這豈不就是耶穌基督臨在嗎?

成長與感恩

佟永 又到了一年的畢業季,雖然已經到了知天命的年齡,但是今年有幸將再次披上畢業袍,從熊院長手中接過聖經研究碩士的畢業證。回想三年前被神呼召來美福的時候,那時的我,雖然認識神比較早,對神的話語認識卻很膚淺。經過3年的裝備,我的生命得到了長足的進步。 來美國前,我在國內所聽的道,多數是以靈意解經為主。來到美福以後,通過不斷地學習,現在我更傾向首先要明白經文在寫作的社會背景下所要向當時代的人所表達的意思,然後才能根據經文的意思總結出經文的意義,最後才可以進一步應用到今天的社會。 同樣,來美國前,我本人倒是經常禱告,但主要是向神祈禱。在美福的裝備過程中,我不僅學習如何靈修,也學會了默觀禱告。也就是說要安靜自己的心,等候神對我說話,對我啟示。 三年來的學習裝備,不僅豐富了聖經知識,也逐步學會如何傳講神的話語。特別是透過熊院長的教導,初步掌握如何釋經講道。特別是在釋經講道的過程中,不僅要準確地理解經文的意思,更重要的是:不要簡單地、泛泛地、很籠統地應用到神的愛等寬泛話題,而是要深挖證道內容的經文,思考對我們今天生活的具體應用。同時,即使是舊約經文,我們也要具體聯繫到耶穌基督和祂的救贖。 在三年的學習裝備的過程中,我雖然經歷了很多困苦和艱難,但這一切也使我更真切地感受到神的同在,一切都是恩典!最後我衷心祝愿美福越辦越好,為主的禾場輸出更多工人;祝愿所有的老師和同學們能快樂教導、快樂學習、快樂地服事。 神祝福大家!以馬內利,神與我們每一個人同在!

神永遠的愛

院長熊潤榮博士 神說:我以永遠的愛愛你,因此我以慈愛吸引你。…我要再建立你,你就被建立(耶卅一3-4)。可以說,《耶利米書》是神愛戀以色列人的掙扎故事。先知的第一篇簡章是這樣的開始:神說:我記得你幼年的恩愛,婚姻的愛情,你怎樣在曠野,在未曾耕種之地跟隨我…(二2)。但神領他們進入肥美之地,他們就玷污那地(二7),神哀嘆: 處女豈能忘記她的妝飾呢?新婦豈能忘記她的美衣呢?我的百姓卻忘記了我無數的日子!(二32)神卻不斷的呼喚他們:你回來歸向我吧(三1,10,12,14,22,四1)。 神擊打以色列人,先知看見百姓的痛苦,他哀痛的說:但願我的頭為水,我的眼為淚的泉源,我好為我百姓中被殺的人晝夜哭泣(九1)。以色列人最後是被擄掠,但在國破家亡之前,神安慰祂的百姓:「我以永遠的愛愛你,因此我以慈愛吸引你。未來有一天,我必將你從北方領來,從地極招聚回來…。他們要哭泣而來。我要照他們懇求的引導他們,使他們在河水旁走正直的路,因為我是以色列的父,以法蓮是我的長子。」 在愛的審判中,有神生命的應許!今天,神是永遠的愛我們,即使我們會經歷失敗、被擄,但基督會再建立我們,我們就會被建立! 下面是「永遠的愛」的 lead sheet。十分感謝施弘美姐妹為歌詞譜曲。歡迎聯絡我們索取歌詞和琴譜! 主恩充沛!

有人需要,我們給予

王曉雯老師 今年七月,我第一次跟著美福團隊一起去參與San Jose City Team做社區服務,也是第一次知道,原來在富裕的硅谷地區,仍然有許多人在衣食住行上有很大的需要。經過這幾次的社區服務,讓我對我的信仰、神的愛,都有了更深的感受和認識。 在初次得知有這個服務社區的機會時,我的心情其實有一些矛盾:一方面很期待可以用自己的一點付出來幫助社區中有需要的人;另一方面,因為疫情還沒有完全得到控制,去之前心裡難免會有些小小的擔心。 第一次去的時候,太陽特別曬,當我到了社區門口,就注意到已經有義工在往外一箱箱地搬食物,心裡很感動,本來有的擔心一掃而光,很期待加入服事中。 我們前兩次是負責派發食物:有乾糧、罐頭和水果蔬菜等。我的任務是把不同種類的食物每樣一份配好,然後分發到有需要的人手中。其實,這些交給我們的任務並不難,打包每一份食物也只花了我們短短的兩三分鐘。可能在來領食物的人的眼中,我們也只是曾經給予他們幫助的千百人中的一小部分,但當他們離開的時候,我們最後對他們說的一聲:「God bless you!」(上帝祝福你!)希望給他們送去除了食物以外,另外一份特別的、來自上帝的愛和祝福。 印象深刻的,是第二次去River of Life Family Church分發食物的時候。那天下午,提前登記的人開車來到教會領食物,我們負責把分好的食品放到他們車的後備箱裡。我注意到來的人中,有很多車上是放著佛像,小小的很精緻,有的還不止一個。我知道那應該是和我們信仰不同的人,於是更想要把福音和神的愛傳遞給他們,心裡也默默禱告,希望他們將來有機會能認識我們的神。 另外一個讓我感恩的是,在做義工的時候,還看到了組里有來自其他教會的基督徒和我們一起同工,對我來說是一個特別的體驗。即便來自不同教會,但因著基督的愛和服務社區的心,四面八方的信徒招聚而來一同服事。我們來自不同的國家,擁有不同顏色的皮膚,也從來沒見過面,但在那一刻,我們是沒有隔閡的「陌生人」。我們開懷地大笑著,一同享受著服務他人的喜樂。 聖經上說:「施比受更為有福」(徒廿十35)親身體會過的人,會知道這話說的是真的。 耶穌在世上的時候,祂幫助那些來到祂面前、有需要的人,無論是與祂親近的,敵對祂的,或領受了恩典卻背叛祂的,耶穌都毫不吝惜地將恩典賜予他們。今天,我們作為信徒,也應當以耶穌基督的心為心,效法祂的樣式。有人需要,我們就給予。

靈命操練新路程,主愛重燃攀前峰

馮靈巧     2020年12月我加入了美福神學院。經歷了肆虐一年的新冠疫情,我的身心靈也被各種狀況折騰得體無完膚。那時的我,抱著剛過百天的寶寶,彷彿是這個世界的兩個棄兒。然而,一切都是恩典,因著神的憐憫和愛,我來到美福這個大家庭。回顧這半年多來的學習,唯有感恩。我想談兩點收穫。 第一、 靈修方面的啟發和操練。     我一直對於自己的靈修生活很自信,因我有殷勤的禱告、規律的讀經和靈修。每天我都以跟神會面開始新的一天。然而對於自己經歷各種逆境來說,好像我的靈命完全不能讓我釋然,反而很多時候陷入沮喪和抑鬱中。感恩的是,我修了熊老師教授的靈命塑造課程,他著作的那本小冊《整全的靈命操練》讓我有了意外的收穫。老師讓我們按照書中教授的八個輪輻每天進行靈命操練,並寫靈修札記。老師沒有嚴格的要求,但需按照規則真實的與神對話。我以前也讀過很多靈修指導類的書籍,但從來沒有像這次認真的操練:慢下來、靜止、放下、降服…  這些名詞是每個追求神的人再熟悉不過的字眼,但在日常的生活中進行具體的操練,卻發現果效真的不一樣。就是在這樣毫無壓力的操練中,再一次享受到與神在一起的親密時光,感受到神的愛,再一次回到神的懷抱裡。環境依舊,但心變了,人也變了,唯一不變的是神的愛。在這本書中,還有一點重要的收穫,就是讀禱中的默觀(contemplation)。書中是這麼說:「禱告停止,不要匆忙結束,而是停留在神面前,心靈注視著他,安靜期待、接受和順服;去感受。之後,才結束讀禱。」這段話,字字如金,可以說讓我的靈修生活開始了新的一頁。感謝主,期待同學們也照此操練,一定會有比我更深的得著。 第二、 用神的話語禱告的操練。 我修習了程國儀老師的師生小組,主要操練是運用聖經進行禱告。我一直自以為我的禱告蒙神喜悅,第一因為我禱告很多,就像呼吸一樣,每天親密的與神對話;第二,我在禱告中常聽到主跟我說話,甚至經歷過一些奇妙的帶領和異象。但是初來美福的那段時間,我好像陷入枯竭的狀態,禱告不進去,即使禱告了,也聽不到神任何的聲音。為此我很苦惱,然而神知道我的光景,為要拓寬我的境界。程老師推薦了一本書《你的話語,我的禱告》,每次的作業要記錄自己用聖經經文的禱告。我很認真的照著要求去做了,又是意外的收穫。我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感受到聖經話語的力量。它真的如光,能驅散一切的黑暗;真的如水,讓乾渴的靈得滋潤!感謝主,我彷佛又活了過來,禱告是呼吸。我要說:用聖經的話語來做的禱告,是挽救生​​命的呼吸。讓我們讀聖經的話語,用聖經的話語來禱告,在任何環境中,都能不見一人,只見耶穌。

天國道路上的驛站

李曙明 ⼈⽣旅途都會有迷茫、疲憊,無所適從的時候。這時候最好是停下來休息,仔細思考未來的路該如何⾛。 我在天國道路上遇到很多困惑和不解。就是帶著這些困惑和不解,我進⼊美福神學院學習,尋求得到神的引領。 我是2014年受洗,受洗後⾮常渴慕神,⼏乎每天都閱讀屬靈的⽂章和 《聖經》,情感上充滿對神的感恩,每天⽣活也很喜樂。在成長過程中,很熱⼼地在教會中參與服事,帶領團契、主⽇學,有時候也會證道,也與教會中肢體探討信仰的問題。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的信仰出現很多的疑惑。除了閱讀了很多的⽂章,與幾位牧者建⽴好的關係,我也參加過⼀段時間的牧師團契。這樣的經歷本應該是對真理越來越明⽩,可是並⾮如此,反⽽是疑惑越來越多。因為不同的神學家、牧者之間,有很不同的神學觀點,甚⾄有些名牧還在⽹上相互攻擊,幾乎稍有⼀點名氣的牧師或神學家都在⽹上被⼈攻擊成異端,爭執中都有⾃⼰的《聖經》根據。另外,⾃⼰的靈修⽣活除了⽇常的讀經和禱告外,也使⽤冥想,很多⽂章都攻擊這種靈修的⽅式,這也讓⾃⼰產⽣了困惑,因為沒有⼈教導過。這一切都讓⾃⼰無所適從。  2021年1⽉,在牧師的⿎勵和推薦下,也禱告求問神,進⼊了美福神學院。由於疫情的緣故,有了相對完整的時間可以學習。感謝神,經歷半年的學習後,對《聖經》建⽴起⼀些系統,把⾃⼰很多零散的神學觀點整合起來。對⾃⼰困惑的問題也有了⼀些感悟。程國儀⽼師在⼀個課程中講到,無論碰到問題不要繞過去,這是成長的機會。在美福的學習正是讓⾃⼰⼀步步去解惑成長。藉著熊院長的「福⾳書」和「摩⻄五經」,⾃⼰不再執著神學上⼀定有是⾮對錯的觀念。 兩千年來,神學就在不停的發展,每個時期都有新的觀念,都有爭論,但這些阻礙不了福⾳的傳揚。曾興才牧師的「教牧書信」,⽤⼤量的教會案例教導,讓我對教會的管理有了進⼀步的認識。陳曉東牧師的「聖靈上帝的位格與⼯作」給我解除了靈修中的很多困惑,也了解教會歷史中先賢對聖靈的⼯作和靈修的獨特認識。 在美福神學院的學習收穫很⼤,但不可否認的是,半年多的學習並沒有讓⾃⼰完全解惑,⽽且還增添了⼀些新的疑問,但這些疑問⼀定會成為新的成長動⼒。「三⼗⽽⽴,四⼗不惑,五⼗知天命」。這句話可能不適用於基督徒。基督徒無論歲數多⼤,都應該是「知天命」的⼈,都知道神的應許、基督的救贖和世界的未來。「四⼗不惑」也不適用,在追求上帝的智慧中,我們永遠是愚鈍的,會有困惑,需要聖靈的幫助;唯⼀不疑惑的是需要神,跟隨基督。 ⾃⼰進⼊美福神學院學習正是知天命的年齡,本應該不惑的我卻滿是疑惑。 感恩的是在學習的過程中,在各位⽼師的帶領下可以不斷的消除疑惑。正是在這種不斷的疑惑、解惑過程中,逐步經歷神的⼤能與智慧。美福神學院對於我來說,就像天國旅程中的驛站,讓⾃⼰休息、裝備和思考。也願美福神學院成為所有師⽣的祝福!

為何會發生新冠疫情?

院長熊潤榮博士 災難和變遷都在神手中。神在掌管,神也有計劃。面對災難和變遷,我們的態度、信心和神學,有很大的影響。會影響我們的心情,思想、決定和行動。 全球的新冠疫情,到今天超過1億6千萬人受感染,死亡人數接近340萬。面對covid 19,信徒有不同的態度。有的不認為疫情嚴重,有的宣稱禱告會勝過疫情;但他們中間都有人死亡。在全球,牧師、拉比、Imam 都有死于疫情。疫情開始的時候,不少牧師高呼信徒要認罪,好像認罪徹底,神就會停止瘟疫。一年多過去了,沒有幾位牧師在高呼了。我們都會問,為何有疫情?疫情對人類有什么意義?信徒究竟該如何面對疫情? 在舊約時代,先知以賽亞宣布:神要興起波斯王古列征服當時的中東各國,藉著當時的戰亂,神要以色列人回歸。但是波斯國的興起也意味另一輪的戰爭;戰爭必然帶來許多的流血、死亡。所以先知預告,要當時的百姓有所準備—「神說: 我造光,又造暗;我施平安,又降災禍;造作這一切的是我-耶和華」(賽45:7)。 神掌管我們喜愛的光、也掌管我們不喜愛的黑暗;神賜予我們喜愛的平安,又降下我們害怕的災禍。神掌管平安和苦難。這個宣告—神賜福樂,又降災害—是很難接受的。網站就有文章,聲言新冠疫情不會是神給世界的,而且列出許多經文,只是沒有討論以賽亞書的這一段。今天的情況與先知世代所面對的有相似的地方。當時的百姓如果接受先知的宣告,接受他們要面對的戰亂、流血和死亡,看此為神要做的事情,他們會看到神的崇高:「我是耶和華;在我以外並沒有別神」。如果他們不接受,他們會不知所措。 其實,一位只賜予福氣平安,不能賜予苦難戰爭的神,是一位有限的神,並不是獨一而全能的。神是崇高的,不是人可以操縱的;不是我們認罪、有好行為等就可以換取祝福的。如果是,信仰就變成我們的工具。神預先告訴先知的世代:他們會遇到苦難和戰爭,目的是要他們在事情發生的時候,不會不知所措。今天,經文也對我們發出同樣的呼聲。我們要聽,要接受,調整自己,以信心的態度面對疫情。 21世紀中,世界上有許多災難,分兩大類:一是天然的、大自然的。天然的是神創造的大自然的一部分,如地震、海嘯、彗星撞入地球等。神造光,又造暗;神施平安,又降災禍。第二種災難是人爲的,包括人為的錯誤、疏忽、人制造的意外等;就如臭氧層被人爲化學品穿洞和弄薄,令太陽紫外光更多的穿過大氣層,人們的皮膚癌症因而增多。 不論是人爲的或是天然的災難,都在神的全知和掌管中。神有計劃和目的。他是創造宇宙,又救贖人類的神。災難發生時,不容易看出有何益處,也看不出神有何計劃。通常信徒只會說是神懲罰,要認罪。其實神有更多的心意。神的計劃不是人完全明白,更不是人可以操縱的。一般人只懂得:好行爲得神賞賜、犯罪得神刑罰。如果單是這樣,神是太簡單、太小了。 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全球死傷很嚴重,人數共61M。可是二戰帶來正面的影響包括:1,戰爭后,許多國家獲得獨立,脫離歐洲殖民國家的壓迫;2,科技創新的發明,包括物理、醫學、化學和生物學。如雷達、太空航行,電腦,生物細菌和病毒等。3,二戰后,多國政府都離開農業社會,重建基礎建設和創立新的工業、商業,令百姓有更好的就業機會。4,在歐美州,數以億萬計的婦女從家庭進入社會各階層工作,不斷造就男女平等的情況。這一切都在神的手中,神都知道。 今天新冠疫情有帶來好處:二氧化碳排放減少,家人相處時間增多等。有一天,疫情會過去,之后全球社會都會改變:上班工作的形式、教會聚會的形式都會改變;那時也會令人不適應。不論如何改變,我們要有正確的態度來面對。我們要確信:疫情和改變都在神的預知和掌控中。 結論:為何會發生新冠疫情?我們不完全明白為何發生。通常基督徒只會說是神懲罰,故要認罪。事實上神有更多的心意。人只會說好行爲有賞賜、犯罪受刑罰。其實,神比這種神學大許多,耶穌基督的計劃比這種思維大許多。我們要相信:神的意念高過我們的意念,而基督的意念是賜福的意念。神愛世人,甚至賜給他們獨生子;神是拯救我們的神。 新冠疫情是在神的計劃中,不是意外。讓我們以整本聖經的眼光來看:神做光、也做暗。縱使黑暗出現了,地震海嘯發生了,「混亂」發生了,神仍然在宇宙的寶座上管理著一切。故此讓我們在災難和改變中,以信心來等待,也充實自己有整全的神學和知識,並調整自己,冷靜而積極地生活。

神呼召你做全職傳道人了嗎?

潘松 作為即將畢業的神學生,也作為即將進入教會服事的全職傳道人,在兩種身份轉換之間有一種難以言說的徬徨和無以名狀的壓力撲面而來。普通的大學生畢業之後會自然而然地按照自己所學的專業在對口的工作中發揮所學的,這是再平常不過的事。然而「傳道人」這個職業卻與世上其它的職業有著天壤之別。無論是我耳濡目染所接受的教導,還是看到的相關書籍,它們對於選擇作為傳道人這個職業的必要條件幾乎都是有一致的答案——明確呼召。相較於此,努力學習和裝備只是作為傳道人的充分條件。無論是透過外在的經歷、環境還是內在聖靈的感動等,它們都會描寫很多方法和記號讓人驗證神是否真的呼召他成為全職的傳道人。否則以後的結局只有兩個:要么服事很辛苦,要么半途而廢。 對於很多已經得到明確呼召的傳道人而言,他們大多數人會去到神學院受裝備,之後去教會服事。有些人會直接走進教會邊服事邊學習,也在學習中更好地服事,總之他們都立志此後要以「祈禱和傳道為念」。然而有一個數據卻讓我不寒而栗,在北美許多傳道人的「職業生涯」通常只有五年,五年以後因為各種原因,他們不再做傳道人,比較好的會去福音機構服事,還有的淹沒在其它與基督教無關的各行各業中,甚至有些人在教會中再也看不到他們… 我也曾為此掙扎和思考,那些離開傳道事業的基督徒,他們有哪一個不是因為曾經確信有「明確呼召」才走上這條道路的呢?誰又能確定他們現在所從事的行業不是神轉而呼召他們的呢?此外,又有哪一個服事了一輩子的傳道人因為有了確信無疑的「明確呼召」,從此就在服事的道路上是輕鬆自在,絲毫沒有「辛苦」呢?那麼上面的數據所驗證的結果到底是證明他們曾經的「明確呼召」只是一廂情願,還是神有轉而對他們有新的呼召?我不知道。我也很想尋求神的旨意,讓祂給我一個確定的聲音。可是我們今天不會像神呼召利未支派那樣,清楚聽到神吩咐他們代替以色列的長子去事奉祂;也不會經歷像撒母耳那樣聽到神四次呼喚他。反而從約拿的身上卻可以看到:神所要做的事情,縱然人不情願,甚至悖逆抵擋,最後仍然不會阻止神的計劃,更不會讓神的旨意落空。 所以對我個人而言,我不會找各種記號去驗證是否有明確呼召,更不會在付諸實踐以前,用一廂情願的記號去臆測那一定是神呼召我做傳道人的確據。因為發生在基甸身上的事不一定發生在其他人身上,相反許多忠心的傳道人的蒙召經歷並沒有特別神奇的地方,他們只是努力做好眼前的每一件事。 當我今天還在神學院讀書,作為學生我就百分百地投入到學習當中,不必擔心將來在哪裡牧會;畢業後神如果給我預備合適的工場,我就全心全意的去牧養;倘若在這裡沒有教會讓我事奉,我可以回到家鄉繼續傳道;倘若那裡也不需要傳道人,我就努力地去在工作中踐行信仰。總而言之,我不會在一件沒有被付諸行動的事工之前,去揣測神是否會呼召我。因為當人能夠羨慕善工時,這也是聖靈的感動。至於能走多遠不是我個人的意志可以決定,乃在於召我來的基督。從主耶穌的時代到如今,這個世界一直都是要收的莊稼多,做工的人卻不夠。神不會在意主動去服事祂的人夠不夠資格,而是他們夠不夠忠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