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鄰舍如愛自己

譚廣慶 第一週我參加了短宣隊在Ashulia,Savar,KamarparaSavar的服務。訪問穆斯林家庭時, 他們都站著,卻請我們坐在床上或椅子上。我們會關心他們的孩子,也會問是否可以為他們祈禱。許多人要求為家庭成員和丈夫的工作祈禱,我們就奉耶穌的名為他們的需要禱告。鄰居們出於好奇都站在門口。我們會送每個家庭一個禮物包,包括孩子們的玩具。時間雖短,卻在我的人生留下一個記憶寶庫。 第二週(6月29日至7月4日)我住在一個小學,明叫Shishu Polli Plus(SPP),與當地的老師們舉辦了一個小營會,服事那裡的單身母親和她們的孩子,上帝透過不一樣的渠道讓我們可以分享福音。SPP的一部分是母親和孩子的宿舍,另一部分則是教室,而我住在老師的宿舍裡。單親母親們加上孩子,約有500人。孩子接受接受1至5年級的教育,母親們也接受培訓,並與孩子一起住在學校裡。母親們主要接受縫紉培訓,但也有其他培訓,如店鋪管理。 在SPP小孩們叫我「叔叔」,把我當成他們「媽媽的弟兄」。在最初的兩天,我花時間學習如何與孩子們互動,整個體驗都是全新的。後來開發了一個小營會。營會包括三個部分:(1)常規握手; (2)SPP握手(常規握手+擊掌+拳頭碰撞); (3)個人信息。第1、2部分是通過握手來教導相互尊重。在第3部分中,我利用自己的手錶和腕帶作為記憶裝置與孩子們分享一個信息——「我遠道而來告訴你們:耶穌愛你們,祂也愛我。 」 孩子們非常喜歡SPP握手,我能感受到他/她們帶給我的溫暖,我也心懷感激能有這個機會向每個班級、每位老師傳遞那個簡短的信息。 上帝呼召我們服務其他人, 而服務穆斯林社區並非平常,是上帝的一個特別呼召。我鼓勵每一個人支持短宣的人都親身參與,走出去服務其他的人群。他們都是上帝所愛的人:因為上帝愛所有的人。

感受與感恩

胡一針醫師 這次的短宣讓自己的生命能夠成長,有好的生命才能去影響他人。以下是我的感受: 感受一 我真實感受到耶穌基督的愛在我們裡面。兩岸三地二十多位同工在一起生活,言語環境的差異沒有阻止我們彼此有相愛的心。在醫療翻譯配合中,第一次是張霞姊妹、加上當地一個姐妹,配合非常默契。後來美國的姊妹幫忙翻譯,配合如此甚好。每一天治療的病人也一天天增多。 感受二 醫療工作分享,我們每天晚上八點一起分享工作中遇到的問題,並且討論解決方案。每天早上七點到七點半是晨修敬拜禱告,學習養成好習慣親近神。弟兄姊妹同心合意禱告結束。 感受三 在這次的醫療服務中,讓我感受到自己的不足。如何學習謙卑順服、維護團隊的合一。虛心學習。聖經說:你們就要意念相同,愛心相同,有一樣的心思,有一樣的意念,…凡事不可結黨,不可貪圖虛浮的榮耀;只要存心謙卑,各人看別人比自己強。各人不要單顧自己的事,也要顧別人的事。你們當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 感受四 這個國家太需要愛、公平和健康醫療。在服務中,我感受到這邊的媽媽很需要耶穌的愛,和基礎的健康衛生知識。盼望會安排更多的健康課程來普及,讓孩子從小就能夠學習到健康的知識。從小養成好習慣,才能根本的解決問題。診斷這邊婦女的時候發現,她們身上有的地方應該是暴力所致,但是她們不願意說出來。她們心裡創傷應該更嚴重,很希望她們能夠認識耶穌。福音可以改變她們心中的傷痛。 感恩這次團隊給我機會,讓我借助针灸可以幫助其他的人。感謝為我們奉獻的弟兄姊妹,耶和華祝福滿滿與他們同在!

短宣中成長

潘慧穎 決定參加孟加拉短宣後,我就為此次短宣服侍禱告。我母親也是基督徒、知道了我要去參加短宣就蠻擔心的。但母親看我信心十足也就沒再說什麽,我們就每天為我們此次宣教活動禱告,又請服侍的團契和教會的弟兄姊妹為我禱告。感謝主在祂的帶領下平安順利的回來了,靠主沒有難成的事。以前總覺得沒有特別多經歷神同在,但這次是真的感受到了。 在出發前幾天收到通知,又加入一名眼國內的眼科醫生小明。我先到達首都達卡,被送到旅館休息,等待大家從美國,台灣,大陸的弟兄姊妹聚齊。第二天早上起來看到小明在群裏說:她帶的眼鏡被海關給扣下了,要交很多罰款。Mary微信溝通過後,說我們為小明姊妹禱告吧。我們拉著手同心為小明順利出關禱告。感謝主的垂聽,最後讓小明沒花一分錢順利把眼鏡帶出來了! 我們聚齊後到高大哥家進行此次活動安排與介紹,分配好後,我們開始準備藥品。第一天我發現李醫生跟Mary有些溝通不暢,因器材藥品的事情有些爭吵;我們晚上服侍完回去就禱告。第二天早上他們就和好了。但我也變得有些急躁,因為我在中間不知道怎麽處理。我就交托給神,求神帶領。感謝主我們中國隊很好的完成了預防,刷牙,塗氟,簡單的治療,也有拔牙等工作。我覺得自己在此次短宣中處理事情和跟神禱告求、主帶領有很大的進步,感謝主! 孟加拉的小孩特別可愛,但看到他們的牙刷舊到不行,真的覺得不是滋味。我們送他們新的。希望以後還能多參與宣教服侍, 為他們帶去健康,也幫助更多的人認識主耶穌。

醫治的開端

雷少蘭醫師 今年孟加拉醫療短宣、家庭內科部大慨看了百多至二百病人。令我感到奇異的是、來看病的無論男女、年齡、宗教、大部分都是痛症。差不多百分八十至九十的人都是頭痛、頸痛、肩痛、背痛、手腳痛、甚或全身都在痛。在美國通常都是上了年紀、最少四、五十歲以上才有這樣的痛症。但是這裏人人都有這種問題。到底是基因、汚染、環境或是心態引起的?因為看病時間短暫、衹知道他們全都回答說並非做勞動工作所引致。為什麼連小孩或青少年都會全身痛?這個尚待進一步硏究。不過我一直在想他們的「痛」、是不是一個隱喻?他們長年累月在悶熱、窮困又擠迫的生活底下、街頭交通亂成一團、從早到晚都沒有安靜的一刻、更不用想什麼私人空間。他們心靈裏的抑壓、我們祗能想像! 數天的義診、我們所能做的祗是給予他們一點止痛藥、一小瓶萬金油、或一次的針灸治療。這有作用嗎?從人的角度來看是極度不足。正如英文俗諺所說,這等於「在風裏吐涶涎」。奇怪的是,我離開孟加拉時,心裏充滿著盼望與平安。因為我看到了短宣隊裏弟兄姊妹們的火熱,給我莫大的鼓舞;我又看到當地華人教會衷心的為孟加拉人願意付出:辦學校、做慈善工作,令我十分感動。我知道福音的種子已撒在孟加拉的這片土地裏、正待萌芽。要治療孟加拉人的痛,不會是數天甚至數年供應一些藥物便可以達成;心靈裏的痛是需要神來醫治的。我想神祗是要我們作一個醫治的開端,而祂會完成祂要做的醫治。神的恩典足夠我們用的,也足夠所有孟加拉人用的!雖然我們的力量渺小、求主繼續在祂整個救贖計劃裏使用我們,也求祂的聖靈彌補我們的不足。阿們!

作神揀選的器皿

佟 永 在這短短一周的孟加拉短宣中,深深地感受到來自美國、台灣、中國的22位短宣同工在主內的同心合一,在主內的愛的生命。我們不僅僅把主的福音,主的愛傳播給孟加拉的百姓;對我而言,更是本身屬靈生命的一次成長。正如聖經說:「願我們的神看你們配得過所蒙的召,又用大能成就你們一切所羨慕的良善和一切因信心所作的工夫,叫我們主耶穌的名在你們身上得榮耀」(帖後十一11-12)。 孟加拉雖然是世俗主義國家,但穆斯林佔人口90%以上,而基督徒所佔比例只0.45%,非常少。這個國家非常需要主的福音的臨到。在我們走訪的家庭裡,有一戶人家家庭條件很差,住的是鐵皮房子,但這家庭卻有個非常可愛的女兒,她給我們唱讚美詩。雖然我聽不懂她唱的內容,但卻能感受到讚美主的喜樂,特別是當她唱「HalleluYah」的時候,我也情不自禁地一起和聲唱起來。感謝讚美主,叫我看到的主的恩典的臨到,也看到了福音在孟加拉國不斷地生根發芽。我深深地被感動,願為傳播主的福音盡我微薄之力,我也甘心把一切榮耀讚美歸於父神。這次雖然是我的第一次短宣,但我祈禱主帶領我今後在需要主福音的地方堅持短宣下去,求主揀選我做主榮耀的器皿。 「又要將他豐盛的榮耀彰顯在那蒙憐憫、早預備得榮耀的器皿上」(羅九23)。求主帶領我把主的福音,主的愛,主的榮耀傳播給更多的人。

讓神的愛湧流

曾綉雯 孟加拉,一個到處髒亂、擁擠,世界極度貧乏的國家之一。她也是一個99%人口是穆斯林和印度教徒的國家。你問我為什麼願意頂著烈日,不怕蚊蟲的叮咬,第二次去到那裡短宣是因為神愛孟加拉這塊地土,祂讓我們藉著服事當地人,去體會主耶穌的心腸,並在與主同工中,得到滿足的喜樂。 記得去年第一次的參與,是懷著忐忑的心情,不知道自己到底能做什麼。五天的服事下來,除了幫當地人油漆、沿街撿垃圾、教孩子們唱唱詩歌之外,因為語言上的不通,能做的極其有限。每天汗流浹背的,不禁十分挫折地詢問神:我來這裡的目的究竟是什麼呢?油漆,當地人可能做的比我們更好;帶領當地人處理垃圾,可是他們吃完了東西,依然隨處丟垃圾;這是永遠無法解決的問題啊!我茫然了! 直到今年年初,熊院長再次組織短宣隊,轉述了孟加拉同工如何期盼我們再去,並提及去年我們回去後、神如何在本地人的心中動工,使他們原本排斥抗拒的心柔軟,願意走進教會。不但教會人數加增,並陸續成立了成人及兒童主日學,甚至即將拓展第三間的教會。感謝讚美神!神記念了我們小小的擺上,我們在主裡的勞苦,不是徒然的。我的心得了安慰。我決定這年再去。 這次短宣隊有更完備的醫療人員,包括普通科、眼科、牙科、中醫及藥劑師。我則參與了註冊、家訪和其他的服務。最讓人興奮的是,隊員來自三地—美國、中國、台灣,卻能在主裡同心地服事,融洽相處。有意見相違時,彼此包容;有難處時,互相代禱。於是,我明白了!短宣的真正目的,不是我能為神做什麼;而是藉著短宣,神讓我學習了與祂同工、與人同工,使我的靈命成長了! 感謝神!我們的短宣雖然落幕了,但福音的種子已經撒下了,神的愛會使他們發芽結果,神的愛會繼續在這塊地土上,不斷湧流!阿們!

Ego Eimi 我是

院長熊潤榮博士 約翰福音記載了7句耶穌的「我是」句子。耶穌也宣稱:「亞伯拉罕以先、我是。」原文直譯。這些我是的希臘文都是「ego eimi」。在神學上、耶穌的「我是」呼應舊約時代神向摩西宣告祂的名字是「 I am who I am.」(直譯: 我就是我。)換言之,在新約時代耶穌是藉著這些「我是」的句子來表達他的神性和他的工作。 在為這年餐會準備寫歌詞時、心中就有負擔把約翰福音中的7句「我是」寫出來、以詩歌表達耶穌在地上的工作和他神兒子的身份。前4句「我是」是對當代猶太人說的、後3句是對他門徒說的。餐會後,美福會再去孟加拉短宣,繼續去年在達卡(Dhaka)開始的事工。我們去正是要把耶穌「我是」的工作帶到那裡的貧民區。耶穌是他們的生命的糧、世界的光; 也是他們的好牧人、羊圈的門。對當地的少數信徒而言,耶穌也是複活和生命; 也是道路、真理、生命; 更是真葡萄樹。 我們是枝子。基督是信徒的盼望和生命、耶穌基督是配得我們跟隨的。 十分感謝施弘美姐妹為歌詞譜曲。歡迎接觸我們取原稿和琴譜! 主恩充沛!

創造的故事與遷就的語言

方鎮明博士 「遷就的語言」(accommodation)在聖經詮釋上扮演重要的角色。當我們詮釋聖經時,必須根據事物的本質(事實)去分辨和理解文本中遷就語言的意思。唯有認識事物的本質,以致明白聖經作者的企圖,詮釋者才能客觀和正確地理解出現含混的經文使用了字面的語言,還是遷就的語言。 在 16 世紀,所有大學都教導地球中心說,並把這學說看為普通常識 。並且,天主教教會認為聖經對天體運行的知識比天文學更優越。聖經支持地球是不移動的:「耶和華就使亞哈斯的日晷向前進的日影,往後退了十度」 (王下廿 10);「太陽從天這邊出來,繞到天那邊」 (詩十九 6);「 將地立在根基上,使地永不動搖」 (詩一零四 5) ;「耶和華作王!…世界就堅定,不得動搖」(詩九十三 1) ;根據這些經文的字面意義,地球是不動的,只有太陽向前或向後移動。 當天文學家加利略 (Galileo Galilei)提出太陽中心說。教會因此懷疑加利略是異端,把他軟禁在家裏,直至他離世。其實,加利略的解釋是:聖經的啟示和天文學的研究各自擁有獨立的地位。神的真理除了透過聖經,也藉著大自然向人啟示出來。因此,自然科學的研究能夠把神的知識向人顯明。 聖經肯定天文學的知識 加利略說:「聖經教導我們全能的神的榮耀和偉大在祂所有工作中,能夠奇妙地被觀察得到。」然而, 聖經對天體運行的知識仍是有限制的,因為聖經沒有精細地解釋宇宙的天體是怎樣按著自然定律恆常地運作,這屬於天文學或自然科學的範疇。 加利略繼續:「聖靈並沒有企圖教導我們是否天會移動或靜止的,是否天是碟片或水平面的形狀、或是否定地球被包括在中心或被放置在旁邊。」然而,天文學透過精細的儀器觀察大自然,以謹慎的態度和神給人的理性研究所觀察得來的資料,並且使用數學和字面的語言向人詳細解釋天體運行的知識。這些知識 (例如,太陽中心說 ) 比聖經所描述的更透徹清楚。 加利略指出:「聖靈的目的是教導我們如何上天堂,而不是諸天怎樣運行。聖經的主要目的,是關於服務神和靈魂的得救。」聖經是天文學的形而上學的基礎(神是創造主);但聖經主要提供宗教性和救恩性的知識,而非精細的科學知識,也沒有使用科學使用的字面語言解釋天文學。因此,天文學對天體運行的研究 (事物的本質)所得著的精細的知識是聖經不能取代的,甚至比聖經的教導更具權威。 人絕對不應以錯誤的教義規範天文學的探索。加利略強調:「我認為謹慎的做法,是不容許任何人霸佔聖經的文本,並強迫它們維護任何物理上的結論是真的,因為在不久的將來,我們的知覺和理性可能會指向相反的答案」。 他的目的是期望當代天主教會不要使用錯誤的教義打壓天文學對事物本質的研究結果。對加利略來說,神的啟示分為兩個不同的範疇,這兩個範疇是不能混淆的。由於天文學的證據已經打開了天體運行的本相,讓人認識事物的本質;當人根據事物的本質詮釋聖經有關天體運行的描述,便能發現這些描述屬於遷就的語言(accommodation)。

植堂中的體會

吳永青牧師 校城教會成立已十年有餘。她從零開始,像一粒種子種在地裡,在漫長的歲月中發芽、成長、開花、結果。教會經歷了佈道期、栽培期、成長期,直到自立。每個階段都有不同的體會,但無論哪個階段,忠心與專心事奉主是最為關鍵的。主曾用比喻稱讚那為主擺上的僕人:「好!你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許多事派你管理;可以進來享受你主人的快樂。」(太25:21)。 在佈道期要不斷地邀請慕道的朋友,也邀請別的教會的同工來幫忙。既然是慕道的朋友,對他們是否留下不要抱太高的期望。別的教會來幫忙的同工,他們來一次就要感謝主。在一次植堂的培訓中,我得到了兩個預告:第一,佈道期就像坐過山車,時上時下。就是說,這週來了二十個人,興奮極了,以為下週就能來三十個,結果就來了幾個人,一下就傻了。第二,植堂的成活率很低。就是說,堂最終可能植不起來。當你的心像林中的樹葉在狂風中飄蕩的時候,要記住、神是你的避難所,是你患難中隨時的幫助。那時,你就能體會到禱告是多麼的美好! 當信主的人開始增多的時候,就進入了栽培期。這段時間會蠻甜美的,好像你撒的種子發芽了,一個個小芽在陽光的照耀下顯得格外的美麗。這時教會的教導工作變得越來越重要了,如何將神的道澆灌在這些個小芽上,需要神特別的恩典。需要注意的是,不是每個小芽都能長得壯的,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栽培起來的。有位牧師告訴我說:「我們不可能指望每個人都能被栽培起來。你看主的十二門徒中還有一個要賣祂的。」老實告訴大家,前期發出的小芽最後大部分都沒能長起來。這讓我來到主面前認罪悔改,求主的憐憫,從此不再尋求討人的喜歡,而是要討神的喜歡。幾年過後,我們迎來了成長期。 感謝主,在成長期到來之前,神憐憫我們教會,給我們帶來了一些生命相對成熟的基督徒。他們的到來大大地改變了教會的屬靈氣氛,後來他們中間的一些人成了教會的領袖,他們敬虔的事奉成為其他信徒們的榜樣。他們怎麼來的,這要回到教會的禱告會。禱告會一度只剩下我一個人,在絕望中我向神呼求說我沒有同工,求主派同工來。就這樣,神奇妙地將教會需要的同工一個一個地送來了!在成長期,會感覺到像一個教會了,其間要做的事情很多,這裡就不贅述。 總之,植堂是神給我們的一個特殊呼召。接受這樣呼召的人要感謝讚美主,無論堂植起來與否,都是我們基督徒生命中的一個極富意義的挑戰,更讓我們經歷神的大能、 神的憐憫、 神的信實、神的慈愛。阿門!

感恩美福

周宜靜 我感謝神給我機會,到美福神學院學習、受裝備。在認識 神,經歴 神的成長過程中,我從美福的每位老師得到很多實際的幫助。美福就像一個神國的園子,每位老師在這個園子裡,經年累月用心栽培,將他們自己從神得著的,諄諄教導我們。當我敞開心去學習,從參與每個老師課堂的教導、到參考書籍的閲讀、課後的作業、實際的課程操練、性格的評估…,每個課程像是彼此互補,環環相扣,有如建造房屋一様,一個磗頭,再加上一個磗頭,精心的蓋上去,而房屋的根基就是耶穌基督。 記得今年二月,熊院長帶同學們到野外默觀大自然,我們在公園實際操練「獨處」一個小時。在獨處中,我看到近二十幾隻的小鳥,牠們在草地上,在大樹底下忙碌的啄食,有些小鳥非常的小,好像是今年剛出生沒幾個星期,牠們都在地上專心的吃東西。聽說幼鳥很會吃,一天至少要吃5-6次。 我觀察到一個不明白的現象,當體重近120 磅的我被強風把我吹得站不穩的時候,在地上啄食的小鳥都被風吹得從地上飛起來,然而有一隻不到一磅重的小鳥竟然安然無事,仍是站立不動,專心低頭吃東西。這個觀察使我驚奇, 我不知道這種現象是異常?還是正常? 看著在強風底下這一隻弱小的小鳥安詳的站立,讓我對天父的看顧有種匪夷所思的感動,當下心情因對創造主天父有更多的認識,生發了以前未曾有的另一種驚喜。這樣的驚喜也只有獨自漫步在大自然中才能經歷到。 過去幾年,我有幾次夢到我的信用卡被偷;醒來後,幾番琢磨這個重覆的夢境,思前想後,我開始正視在耶穌基督裡認識真實的我的重要性。我想到路加福音書𥚃面浪子的故事,小兒子是在家外面迷失了自己,大兒子是在家𥚃面迷失了自己。這個故事讓我明白,不管是大兒子或是小兒子,都需要經過認識自我,找到真我的過程。大兒子和小兒子都需要神的憐憫和幫助。在美福的學習最大的收穫就是更清楚的認識自己;我從神學、釋經學等科目,認識神的拯救;從靈命塑造,禱告的操練等課程,經歷 神的同在。 在「整全的靈命操練」這本書𥚃提到,靈命包括信仰的內容和生活。這句話確實是我在美福神學院學習的經歷,當我愈認識神,在生活中,我就愈能夠找到我自己。所以不管在上神學、釋經學課程或上靈命塑造、禱告的操練等課程,我在每一科目中所得到的建造,就如浪子得到神的赦罪,接納與醫治一樣。 歌羅西書一章15 ,17節提到,耶穌基督是那不能看見之神的像,祂在萬有之先,萬有也靠祂而立。所以當我學會朝著主耶穌基督靠近的時候,我就找到了生命的平衡點,正如希伯來書六章19節指出,耶穌是我們信仰的根基,是我們靈魂的錨,使我們不至於迷失在茫茫的人海中。在美福的學習,讓我有機會從神學和釋經課程得到理性、羅輯思維、認知方面的裝備,幫助我跨越時代、歴史差異的鴻溝,學習抓緊神放在經文中的意義;同時靈命塑造課程,在心靈、獨處、安靜、禱告、降服、自律、分享生命、群體等方面訓練我。我跟著課程一步一步的往前走,一點一滴的,漸漸的朝完整靈命的平衡點靠近。美福提供這兩大主題的課程,幫助我在理性和感性之間,尋求平衡的發展。我再次的感謝神帶領我來到美福神學院學習,也感謝每位曾經在這塊神國的園子䦕墾,耕種,付出心力的人,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