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孟加拉訪宣看醫療與宣教

鄭博仁醫師


去年有機會在美福神學院宣教分享的課程中,介紹北美路加醫療傳道會的事工,也特別用一節課的時間,談到19世紀末到20世紀中福音由西方傳入中國和台灣,醫療所扮演的重要角色。也和學生們一起思考在當今的世代,醫療或其他的專業如何在同文化或異文化的福音工作,繼續發揮它的功效。

上完這個課不久,熊院長邀請北美路加參加美福籌辦的孟加拉宣教,提供醫療的服務。讓學生有機會體驗,學習到偏遠地區作跨文化的宣教。孟加拉是在南亞的一個貧窮的國家,人口一億六千多萬,大多數信奉回教或印度教,用醫療或其他社區服務的方式把福音帶入這個地方,應該是一個很好,也會很有果效的方式。熊院長和我都沒有去過孟加拉,神讓我們學習靠信心仰望,更經歷到祂的供應和成就是如何超過我們所求所想。

在兩個社區,為期三天半的義診中,我們提供一般科,眼科和牙科的項目,服務了五百多位的孟加拉人。除了醫病以外,在病人等候領藥的時候也提供靈性的關懷,介紹福音,也有很多人願意我們為他們禱告。在會後的檢討評估,當地的同工告訴我們這次的短宣帶給他們很大的激勵,社區的反應也非常好,期待我們可以繼續提供這樣的幫助。

我們常覺得短宣最大的獲益者,其實是短宣隊員自己得到的造就和激勵。在這次孟加拉訪宣我……… 更多

孟加拉(眼科醫療)服務心得

黃哲斌 


孟加拉位於南亞,印度的東北邊,面積約15萬平方公里,它的面積是加州的1/3,人口數卻高達1.6億,此數是加州人口的4倍之多,是全世界人口密度最高,但卻是最貧窮的國家之一。

我們在首都達卡設立醫療服務的這一區,因為鄰近河流,在雨季的時候河口堆積了非常多的淤泥,於是當地居民便用這些泥沙來造磚,四處林立的是磚塊工廠與高聳的煙囱;而來求診的民眾中,眼科症狀最多的是眼睛癢、流淚、分泌物、頭痛、看不清楚等,看到這麼多過敏與眼睛過度使用所產生的症狀的確出乎我的意料,我原本以為像孟加拉這樣低度開發的國家應沒有空氣污染才對,沒想到實際情況卻與我所想的相反;分析其原因,可能是磚塊工廠所造成的大規模空氣汙染,在加以此地長年濕度大、氣溫高,到處的垃圾、蚊蟲細菌孳生,過敏現象就很容易產生;而許多的人長時間、近距離的在成衣工廠工作,這又易引至頭痛與看不清楚等,當然這些反應性的病狀是可以藉由眼藥水而得到暫時性的緩解;但另一令人感到較無力與心酸的眼疾卻是老年性的白內障,白內障是開發中國家致盲排序第一的疾病,但它卻是可以被醫治的,只是往往因為人民的貧窮與醫療資源的匱乏,白內障的患者普遍無法接受手術的治療所致,而孟加拉也不例外,此次我檢查到好幾位民眾的白內障已經是「成熟型」的了,視力非常差,但他們卻都因為沒有錢,所以無法接受適當的手術治療。

根據資料的統計,孟加拉的……… 更多

一所地圖上找不到的小學

蕭吏瑩


達卡,孟加拉的首都, 一個陌生的名字。

對於從小在台北長大的我,那是一個無法想像的地方。

也許你會問,全世界有這麼多的地方需要幫助,甚至連自己的國家都需要福音了,為什麼還要走出去?

我是一個20幾歲的年輕人,我認為我的行為能影響身旁同為年輕世代的彼此,在追逐事業成就、愛情婚姻的年紀裡,世俗的價值觀會讓我們忘了上帝,忘了誰才是一生服事的中心,而此時,耶穌的本質更需要被大大的彰顯!

上帝給了我一個機會,讓我有足夠的金錢與時間支持我走出台灣看見外面的需要。對台灣而言,當年來台宣教的醫生們,那些不同膚色種族的外國宣教士,對本地人而言是一個特別的存在與影響,而我們的醫療團隊與社區服務的同工,就好比當年的他們。

一切的服事,一切的福音,從這所地圖上找不到的小學Ashulia elementary school開始。從來沒有短宣隊來過這所小學,也因為這樣,更具有挑戰性與意義。對宗教而言,孟加拉僅有0.4%的基督徒,但對我們而言,看到的是有99.6%迷失的羊。你也許會覺得,要說服那99.6%的人比摩西到迦南美地還艱難,但耶穌說:你餵養我的羊(約翰21:7),讓我對這趟服事充滿信心,因我栽種了,亞波羅澆灌了,惟有神叫他生長(林前3:6)。

這是一所免費讓一、二年級孩童上學的基督小學,由當地的一位台……… 更多

冒險開始!

Ron Pratt


我想這個故事始於2018年2月,當時熊博士是我們弗雷斯諾中文福音教會(FCGC)的嘉賓講員,那時候教會還沒有牧師。在大多數星期天,我是坐在普通話/粵語人群中唯一的非中國人,這一天也不例外。我可愛的中國妻子一如既往地照顧著主日學的孩子們。那一堂中文聚會結束前,熊博士宣布即將赴孟加拉國進行醫療短宣,並徵召願意參與的人。 「那裡好多老鼠的!」我邊自言自語著邊思量著:即便這是件好事,但我這麼個上了年紀的數學教授,在醫學領域能做的也實在是非常有限的。

不過轉念一想,我在弗雷斯諾太平洋大學(門諾派兄弟學院)搞學術的,夏天的時間安排比較靈活,因此我又覺得這對我而言還是一件很棒的事工。於是我便詢問短宣是否需要像我這樣的非醫療人員。很幸運,答案是肯定的!這次短宣不僅涉及醫療服務,還涉及一般社區服務!也許短宣用得上我!我於是被列入有意向者的名單,我也開始切實地考慮真正投身短宣之行!

一,有關我的一點背景

孟加拉國這個位置特別吸引我,因為她說起來可以算是我的「近鄰」。我來自一個名義上的衛理公會背景,1982年委身耶穌基督的我,當時在一個中東小國巴林(Bahrain)的加德士石油公司擔任工程師。我在巴林的教會幾乎完全是來自印度南部的外籍工人。 1983年,我委身神而致力於全職事奉,也辭去加德士石油公司……… 更多

作在耶穌身上 – 孟加拉短宣

院長熊潤榮博士


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太25:40)。凡為我名接待一個像這小孩子的,就是接待我(可9:37)。

就是懷著如此的心,12位隊員陸續從中國、台灣、美國飛往Dhaka。我帶同幾位隊員早兩天到達、要做好事前準備和觀察地形。我們住的旅館是在Dhaka的新區,但服事的地區是Ashulia 和 Kamarpara,都是貧窮、落後的地區。來Ashulia求醫的婦女,有許多連自己的年齡有多大、姓氏(Last Name)是什麼都不知道!她們好像是沒有身份的(identity)的。按本地同工告訴我,對於她們的存在、政府是沒有記錄的。換言之,她們的生與死、政府根本不管。

短宣隊每天早上7點半有團體敬拜、8點早餐、8點半坐車出發。之後、一直留在那裡到5點左右。回到旅館後、自由活動、吃晚餐。8點開始團體檢討,寫下要改善的地方。禱告結束後,自由時間、11點睡覺。早上7點有手機叫早。

短宣隊分醫療服務和社區服務。當地同工除了做翻譯員外,也有幫忙做社區服務。我有機會替幾位男病人按手,奉耶穌的名為他們祈禱。當地的風俗是:男病人只可以有男生為他祈禱,女病人也需要女生為她禱告。求醫的人以女病人居多,當地的女同工就為她們祈禱。至於男病人,我乾脆交給當地的牧師來禱告,我轉去專注社區服務。主要有三方面:

一,漆穆斯林寡婦的房子

在本地牧師的安排下,社區服務的隊員把她破舊的房子漆上鮮亮的藍綠色!……… 更多

作在耶穌身上–孟加拉短宣

院長熊潤榮博士


孟加拉是全世界最貧窮的國家之一,人口163 M,每人平均每年收入(Gross National Income)只$1,274美元。基本上整個國家是一個三角洲,全國80%土地是冲積土,海拔不到10米。全國一萬平方哩的土地是長年被海水淹的;颱風季節時,更是經常出現廣泛水淹的情況。孟加拉人口99% 是穆斯林和印度教徒,基督徒只0.37%。
「只把一杯涼水給這小子裡的一個喝…」(太10:42)「凡為我名接待一個像這小孩的,就是接待我。」(可9:37)「你們作在我弟兄中最小的一個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太25:40)
今年6月底,美福神學院會有短宣隊去孟加拉首都Dhaka、協助當地的教會。短宣隊分醫療服務和社區服務,去服事當地貧窮的孟加拉人,也藉此堅固當地的教會,能在穆斯林的社區中站穩陣腳,帶來基督信仰美好的見證。很感恩,「北美路加醫療傳導會」派醫生和醫學生參與,也有美福學生、畢業生和同工,並灣區其他教會的肢體參加。我盼望這個項目開始後,能夠在基督的恩典下維持起碼4年。
我寫了「作在耶穌身上」的詞,感謝程季鳴老師和崔美杰老師譜曲。
盼望我們一切為主耶穌的名,帶給孟加拉當地貧窮人的一杯涼水和基督的福音。願基督的名在當地穆斯林社區中被傳揚!……… 更多

墨西哥短宣體驗

七月下旬,我與大兒子一起去墨西哥的 Menudao 短宣。 Menudao 是一個農村小鎮,人口稀少,在一個山谷的曠野中,座落 Rancho Genesis,一個專供孤兒免費來參加福音活動的營地。

RG 的創辦人是一對退休的美國夫婦 Greg & Patty。 他們蒙神感動,把美國的房子賣掉,轉而購買了 RG的營地,把餘款作為經費。他們對孤兒的愛,以實際的行動表現出來。他們奔跑於美國各教會,鼓勵信徒參予,又聯絡墨西哥各地的孤兒院,邀請孤兒到來,要他/她們重新經歷「愛」:人世間有真愛,而且在基督裡可以經歷這愛。

我們教會一行二十餘人,學習把基督的愛帶給來參加夏令營的二十餘個孤兒。這些孤兒是十分的需要愛,聽說其中一些是從妓窟中營救出來的。我們每人分配一個孤兒,在這一週中以基督的愛來服侍他們。

每天清晨五時,天色還暗,山谷中就響起雞鳴、狗吠、野狼的嗥叫,還有帳幕外孤兒的聲音,我們都給吵醒。接著輪流使用那架在化糞池上的outhouse,在一個水桶前洗臉刷牙,然後盡量找一個小角落靈修。之後,與孤兒們同坐,祈禱謝飯後,把食物搬到他們面前,才一同進食。

早餐後,孤兒們由RG職員帶領他們上聖經課,我們就作體力勞動,建設RG,如修補帳幕、油漆、把碎石掘起、運到指定地方,重鋪走道等;也把營地上約一呎厚的黑泥掘走,因為過去的雨季把這些泥土從附近燒焦的山頭冲下來,弄污了營地。

午餐後,與孤兒們一………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