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伯記中苦難的倫理

:約伯是個義人,為何他要受苦呢?神容讓祂受苦是神不對嗎? :苦難的倫理非一般的倫理。一般的倫理只涉及人的品格﹑道德﹑價值判斷﹐並人與人相處的規範。苦難的倫理涉及神的公義﹑責任和道德。神是有絕對的主權﹐但有主權就可以隨意使人受苦嗎﹖約伯是個義人,神兩次宣告他是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的(1:8;2:3)。神若果是為刑罰約伯而使他受苦,這是不對的。神使約伯受苦是因爲撒旦的挑戰,可是神沒有告訴約伯其中的原因。 神使義人受苦的道德問題 神沒有得到約伯的同意,就使他無辜受苦,這是應該的嗎?現代的人都會說不應該。不過,對接受聖經權威的信徒來説,這不是應不應該的問題,乃是神絕對可以這樣做。在舊約時代,主人有權任用他的僕人,元帥有權命令士兵往前綫犧牲。問題的關鍵是神的道德。一個好的主人,不會過份奴役僕人,使僕人失去基本的權益;好的元帥要士兵犧牲得有價值和意義才是合理。否則的話,主人或元帥就是弄權。神沒有奪取約伯的基本權益,神兩次攔阻撒旦傷害約伯的生命(1:12,2:6);還有,神容讓約伯向祂投訴。此外,神容許撒旦攻擊約伯的原因,是要以約伯為一個戰場。戰爭的成敗帶有嚴重的意義:若約伯失敗,神的榮耀會受虧損,神以後也很難管理撒旦。由此可見,神其實是非常信任約伯,委以大任;約伯受苦是有崇高的意義的。 神負責約伯的苦難 好的主人和元帥會負責他們的決定,而補償僕人的艱辛和士兵的犧牲。經文說明﹐神承認無故毀滅義人約伯(2:3); 作者也寫下是神降災給約伯的(1:16﹐42:11)。故此,神要負責約伯的苦難。在約伯記結尾時,神賜福給約伯,比先前更多(42:12),神使約伯得囘失去的財產,而且多加一倍。從以色列人法律的傳統來看(出22:4,7,9),這表示神是負責任的、是公義的。神所行的都符合祂啟示人的律法。還有﹐神與約伯相遇,與他說話;使約伯從風聞有神,到親眼看見神(42:5)。 我們的應用 不少時候,我們接受神有權使人受苦,但我們會苦苦要求神解釋。從約伯記來看,神沒有回答約伯的哀問,神只與他相遇。約伯與神相遇後,他不再要求解釋,他只是敬拜神。讓我們學習在苦難中尋求與神相遇,而不是解釋。我們需要相信﹐神是有倫理的神。我們如何能相信呢?答案是十字架。在那裡,基督忍受最大的苦難,為要救贖我們,因祂愛我們。也因為十字架,我們可以肯定盼望:神是使人死而復活的神,祂就是永生。

恩典滿滿在美福

高淑慧 深感對聖經的了解不夠,也渴望能夠對信仰有全面的認識,過去幾年ㄧ直考慮到神學院來學習。感謝神,2009年帶領我來到美福神學院。在矽谷這個工作導向的環境裡,大部分的美福同學們是帶職上課的。白天上班,晚上趕來上課。而我這個全職學生算是少數,ㄧ開始覺得有點不自然,現在回想起這ㄧ年的全職學習,真是除了感恩,又是感恩! 校本部週ㄧ至週五都是開放的,所以我能夠ㄧ早就到學校圖書館讀書、做功課,也能夠有機會與陳院長、熊老師、蔡老師和李老師交通。他們總是鼓勵、安慰、耐心教導我,教我如何在學院圖書館裡找資料,如何讀書及寫報告,並且可以隨時得到老師們的寶貴指導。能夠享受這個美好的學習環境,真是感謝神的預備。 學院為了同學們的有效學習,設計了有系統的裝備課程,讓我們在神學上、聖經課程上、靈命塑造上,都得著很多的幫助。美福的老師都是資深的、本科專業的、有名望的,使我們的學習獲益甚多。這學期我念的「靈命塑造」,同學們在課堂裡坦誠地分享靈命操練時所經歷的困難,集思廣益,彼此鼓勵。藉著靈命操練,能夠自我反省,瞭解自己的長處與缺點,幫助我們如何更能真實面對自己,及如何與人有智慧地和睦相處,並與神有更親密的關係。「舊約神學」幫助我們認識神在舊約聖經的特殊啟示,並且從中探討神救贖計劃和發展過程,及其他有關的神學主題。「教會歷史」讓我們學習到教會歷史的進展,明白神藉教會在歷史中所行的奇妙作為,同時幫助我們以史為鑒,從而明白神對現今教會的心意,以及神給我們的託付與使命。在「師生小組」中,我們學習彼此相愛、互相鼓勵、分享事奉和生活心得,一同感受大家庭的溫馨;不同教會背景的神學生相聚ㄧ起,真的開闊了我們的胸襟與視野。 念神學是要付上時間、體力、腦力和應付壓力的代價,但卻是非常值得的。在修課過程中,每ㄧ篇課業的完成,其中經歷多少緊張和壓力。特別是每逢考試之際,更是腦力激盪、倍感艱辛,然而其中的收獲是無價的、是永恆的、是歡喜快樂的。感謝主,目前有機會將所學的用在教會小組裡操練,及幫助我編寫裝備課程講義。願神在以後的日子裡,使用我在美福所得的裝備,去幫助更多其他的弟兄姐妹。

上好的福份

聶磊 還記得在一年前美福的開放日上,有人問我為什麼想讀神學,我也忘了我如何回答,只是覺得「時候到了」。但在美福學習了這段日子後,我現在明白神為什麼帶我來這裡了。簡單來說,就是能更平衡,全面和深入的認識祂。 在成為基督徒的六年裡,我曾參予海外宣教,帶過高中生團契,教過主日學;但始終覺得與神的關係有些不平衡。我覺得在信仰成長的路上有許多要學習:屬世與屬靈、理性和靈性、聽道與行道、信心和行為、靠自己的能力去事奉與讓神有時間空間做衪的工,人前的服事和人後的靈修,對人所傳講的與自己做到的,保持對神的敬畏和接受祂的慈愛等等。屬靈平衡是一個簡單的詞語,但對我來說,卻又好像是那麼遙不可及,但又渴慕得到。我就好像個既不知所措又不知深淺的孩子,在這些看不見的極端中有時有些領悟,有時被神管教,有時灰心喪氣,有時又信心十足。這些掙扎使我認識到自己的小信、軟弱及我對神更深層的需要。來到美福讀神學,我仍努力保持問自己一個問題:學這節課使我跟神的關係又有了哪些進步? 在美福的半年多裡,我開始學習到神是客觀存在在人類的歷史、文化和學術當中的。上個月上完晚課回家的路上,我在想自己追求認識神就好像開車在高速公路上,祇是主觀的在經歷神在我生活中的帶領。而讀神學則好比坐在直升機上,鳥瞰整個灣區的美麗夜景,能有一個更全面廣闊的視野。嘩! 開始在美福學習的同時,我也開始操練更規定和深入的靈修生活。我的靈修生活一直不理想,總是把臨睡前的一小段時間留給神。在開始讀神學以後,我馬上發現時間和精力的不足。倉庫管理、團契組長、主日學老師、再加上當神學生,每週的時間表被排得滿滿的。在這種情況下,還要每天堅持有質量的靈修對我來說是太難了。但神好像興起這些環境,把我逼進一個角落,使我再不能單靠自己的能力來履行這些責任。要做的事情太多,反而使我更渴慕每天早起,先和神相交,得着安靜平穩。就像主耶穌對馬大和馬利亞的評價:「馬大、馬大、你為許多的事,思慮煩擾。但是不可少的只有一件,馬利亞已經選擇那上好的福分、是不能奪去的。」 (路 10:41-42)我對神說:「神啊,只有和袮在一起沒有任何壓力,這才是我上好的福分!」 主耶穌說:「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裏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 (太 11:28) 在美福的師生小組中,和老師同學們一起操練靈修,給了我許多實際的指導和反思。每天的靈修不再是應付,而是我可躺臥在青草地和可安歇的水邊。 神也在我從祂那裡得靈裡的飽足後,信實地幫助我事半功倍的完成我該做的事,也使我更享受整個準備的過程。這和之前那種單靠自己,心裡乾渴,火燒火燎的心情完全相反。事情還是同樣的事情,但被改變的是我的內在心態。而每天開始與神深入的靈修是改變我內心的轉折點。 來美福學習的這段日子,除了讓我從客觀理性的角度認識神,也讓我在主觀的生活中經歷神。理性和經歷就像理論和實踐的關係,兩者缺一不可,而是相輔相承。這兩者的平衡使我可以更認識並親近神。讀神學真的給了我那上好的福分!

舊約、新約的連貫性與一致性

院長熊潤榮博士舉凡「約」(covenant)都有條款。舊約(西奈之約)的條款是先記載在出埃及記,後更詳細的記載在申命記,例如十誡是出現在出埃及記第十九章和申命記第五章。可是,新約的條款有哪些?耶穌在最後晚餐與使徒們立新約的時候,沒有提及約的條款;有人認為新約祇是赦罪而已。這是過於簡單的理解。不少人把舊約、新約放在對立的位置,認為新約取代(supersede)舊約:舊約是律法,是靠行為得救;新約是恩典,是因信稱義,故此信徒不需要遵守舊約的律法,這也是錯誤的理解。其實,舊約是新約的基礎,新約是舊約的延伸。舊、新兩約是連貫和一致的。舊約、新約的連貫性當耶穌與十二使徒立新約的時候,耶穌沒有提及條款,使徒也沒有問,因為他們都在猶太教中成長,他們的文化和思想都是以舊約為基礎,故此很多事情都是不言而喻。其實,最後晚餐是逾越節的晚餐,而逾越節是舊約的記號, 標誌著出埃及的開始,以色列是屬於神的 (出12-13章)。同樣的,耶穌作為逾越節的羊羔,要帶領我們離開罪的權勢,成為神立約的群體。再者,耶穌說他是與使徒立「新」約,他是在應驗耶利米書第三十一章新約的預言。那章的31-34節提及的律法,就是舊約的條款。不過新約是更美:律法是寫在人的心上。由此可見,新約與舊約是連貫的。事實上,律法不是人蒙神悅納的基礎,乃是維持因出埃及的救贖而帶來的關係(出20:1-2)。拯救之後才是命令,恩典以後才有律法。律法的源頭是神的慈愛(申4:37),律法是神給人回應神慈愛的途徑,人必須用愛心來遵守律法(申30:6、16、20)。律法可以分為三類:誡命、律例和宗教性的典章。新約作者說舊約「漸歸無有」(來8:13),是指宗教性的禮儀典章, 這些規條因為基督的十字架而變為無用,但律法還有誡命和律例二部份,它們仍然是有效的。正如耶穌說:律法的一點一畫都不能廢去(太5:17-20)。舊約、新約的一致性從舊、新約延伸出舊、新約聖經,它們是息息相關的。有人說新約聖經是因信稱義的時代,舊約聖經是因行為得救的時代,這是對新舊約錯誤的認識。舊約時代的亞伯拉罕是因信稱義(創15:6);舊約先知說,義人是因信得生(哈2:4)。新約時代的保羅是引用這些舊約聖經來辯證「因信稱義」的道理 (羅4:3,加3:11)。故此,新約聖經與舊約聖經的信息是一致的。當保羅說信徒不在律法以下(加5:18),他是指我們考慮的範圍不能單停留於律法的條文,因為條文會引出律法主義。我們乃從愛心出發,完成基督的律法(加6:2),這種義是沒有律法禁止的(加5:23)。其實,這正是舊約律法的精粹,因為律法也是要以愛來遵守的。總結福音派的信徒需要維持舊約、新約的連貫性,以此為基礎,才能維持舊約聖經與新約聖經的一致性,整全的瞭解基督教的信仰,領受神豐盛的救恩,在這世代站立得穩。

平安與福音使命

阮雄長老 零九年聖誕節假期中看到不少令人不安的新聞報導:在伊朗的政治對抗中,示威和衝突造成多人死傷;西北航空班機在聖誕日險遭恐怖分子炸毀;阿富汗美軍基地在近日遭自殺炸彈攻擊,導致多人死傷;同一天在伊拉克首都,恐怖炸彈殺死多名警察及市民… 這些惡訊如陰影遮蓋了2009的年終。民攻打民,國與國相爭,這世界有希望嗎?感謝神!主耶穌在夜間誕生,在黑暗中帶給世人希望!主在升天前更把福音使命交給門徒,使人能藉著信靠耶穌得平安! 一.大喜的信息 主耶穌降生時,天使向牧羊人報佳音說:「不要懼伯!我報給你們大喜的信息、是關乎萬民的;因今天在大衛的城裏、為你們生了救主,就是主基督。…在至高之處榮耀歸與神!在地上平安歸與他所喜悅的人!」(路2:10-11、14)。這大喜的信息本是「關乎萬民」的,可是在地上的「平安」只歸與「他所喜悅的人」; 不蒙神喜悅的人便得不到這個平安。他們既得不到平安,就製造了許多的「不平安」、終日思想盡都是惡。除非他們信服主耶穌、痛改前非、從新做人,才能享受這個福氣。然而,聖經說:「人未曾聽見他,怎能信他呢?沒有傳道的、怎能聽見呢?」(羅10:14)。主耶穌要賜給人平安,這好消息是由天使天軍來宣告,而傳福音的工作則交給了信徒。 二.宣教事工的發展 近代有一個宣教的指標是「回歸耶路撒冷運動」,也就是福音傳遞的方向繼續「由東向西」。但是當我們回溯教會歷史,看到基督教(景教:涅斯多留派)的傳揚,早在一千五百多年前就已經由耶路撒冷「由西向東」地傳到波斯、印度、蒙古、中國等國。波斯(伊朗)曾是東方宣教的基地,蒙古帝國則幾乎趕逐了回教勢力,元朝的時候已經有不少基督徒在中國了。 波斯曾是宣教基地 在431年涅斯多留(Nestorius)主教被以弗所大公會列為異端並被放逐,他的跟隨者也受到排斥和逼迫。因此這些涅派的信徒就大量東移,來到波斯。其後與西方教會分道揚鑣,波斯教會就成為「涅斯多留派教會」。而在敘利亞的神學院則東遷至波斯境內,繼承了安提阿學派的傳統,注重屬靈操練和歷史字義解經,強調宣教。他們造就了許多宣教士,腳蹤遍及中亞、印度和中國。波斯教會成了歷史上宣教最得力的宗派,引領當時約有6%的亞洲人歸主,包括阿拉伯、印度、中國及中亞的突厥人、匈奴人及蒙古人,直到回教帝國興起。 基督教在中國唐朝 (A.D. 635-900) 唐朝的開國者李淵是一位漢人與突厥人所生的兒子,他的母親據說是涅斯多留派的基督徒。景教是於635年由波斯主教阿羅本傳入中國的。唐太宗對阿羅本相當友善與支持,曾資助他翻譯經典。依據781年所刻下的「景教碑」記載,當時景教約有百間修道院,在十州有數以萬計的信徒。唐朝的功臣郭子儀對景教極為友善,他手下有一位將領是涅派的基督徒。 蒙古帝國對基督教的影響 (A.D. 1200-1400) 蒙古帝國曾給予基督教良好的發展機會,她幾乎將回教勢力逐出了巴勒斯坦和北非。成吉思汗也曾經被信奉景教的蒙古克烈族酋長收留保護。成吉思汗的孫子旭烈兀,在1258年攻破巴格達、使回教帝國滅亡。旭烈兀後來統治了波斯。由於他的母親和妃子都是景教徒,因此對基督徒相當寬容,朝廷中有許多景教徒擔任高官。可惜在1295年,波斯的蒙古可汗信奉了回教,基督教就遭到嚴厲的逼害。當蒙古人滅了宋朝建立元朝時,採取宗教寬容政策,於是大批的蒙古族及中亞、東歐的景教徒也來到中國。依據元朝的文獻記載,在1315年全國共有七十二所會堂。 三.歷史的教訓 曾經是東方宣教基地的波斯(伊朗)現在約有人口七千萬、但是基督徒只有0.2%;其鄰國伊拉克約有三千萬人,基督徒只有0.1%。回顧這一千多年來教會的演變,我們學到些什麼教訓?  教會需要至死忠心的人 伊朗如今只有0.2%基督徒,大部分是來自傳統的亞美尼亞和亞述基督徒社群。有一位亞述後裔的基督徒曾告訴我說,他們之所以沒有因回教的侵略被吞滅同化,經歷多次的種族屠殺,卻仍能持守信仰,是因為他們不怕死,為了信仰絕不妥協,並且付上生命的代價。正如林道亮牧師的一句名言說:「教會並不缺乏碩士,也不缺乏博士,而是缺乏烈士。」當以利亞對神說:「主啊!他們殺了你的先知,拆了你的祭壇,只剩下我一個人,他們還要尋索我的命。」神卻回答他說:「我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羅11:4)蒙主稱讚的示每拿教會,也被主勉勵他們在患難中要「至死忠心」(啟2:10)。 教會需要為萬民和在位的禱告 對基督教友善的在位掌權者都是與教會有些淵源的,例如李淵、成吉思汗、旭烈兀、郭子儀等。但是當十三世紀波斯的蒙古可汗信了回教之後,基督教就遭到嚴厲的逼害。我們不要忘記為「受逼害的」人代禱,他們是在神祭壇底下蒙神賜白衣的忠心僕人。所以保羅提醒提摩太:「我勸你,第一要為萬人懇求、禱告、代求、祝謝;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也該如此,使我們可以敬虔、端正、平安無事的度日。」(提前2:1-2)。我們也要為「在位」的禱告、使宣教的事工得以順利拓展。 教會需要宣教 西方的教會於十七世紀才開始宣教運動,而以波斯為主的東方教會早於六、七世紀已經開始了向東方的宣教運動。雖然他們在基督論上被定為有偏差、但在主耶穌的宣教大使命上卻順從遵行,對亞洲諸國發揮燈臺的功用。教會若持守最正統的信仰,卻不宣教和傳福音,在基督台前會得到稱讚嗎?到審判那日,主會如何判斷我們呢?過去一年我有傳福音嗎?帶領了人信主嗎?但願主把祂的平安,藉著你與我,賜給更多祂所喜悅的人! (宣教資料取材自莊祖鯤著《宣教歷史》, 使者, 2004; 陳惠文編《普世宣教手冊 》 , 大使命中心,2003)

信其他的宗教可以得救嗎?

:我覺得基督教信仰太「排他性」了,為何只有信耶穌的人才能得救?難道其他宗教都是錯的嗎?也許人人都像「瞎子摸象」,不同宗教的人都只「摸」到真理的一部分,卻錯以為是全部。也許所有宗教都是相信一位神,也教導我們多多行善,以愛心待人,因為「四海之內皆兄弟」也。你認為我說得對嗎? :你的意見反映了今天許多人的心態:「不要堅持某一個宗教是絕對真理,祇要相信某個神明、憑良心待人,也尊重他人的信仰。如此,人類才能和平共處,也可以避免許多因宗教信仰不同而起的衝突。」:< /p> 我基本上不同意這種看法,因為: 「瞎子摸象」的比喻首先假設了人人都是瞎子,各摸到大象的一部分,如腿、鼻或耳朵,卻以為是全部;但事實上,講這比喻的人卻不是瞎子,因為他「看見了」整頭大象,也能了解這些瞎子的錯誤!因此,「人人都是瞎子,都只看到事實的一部分」這假設和比喻是自相矛盾的,因為講比喻者的眼睛是明亮的,他看到了事實的全部!其實,創造萬有的神,祂是全知的,並且祂已將真理啟示出來,特別是藉耶穌基督,在歷史中啟示予世人(約1:1-17),叫人可以認識神、認識救恩、了解神的心意。 「所有宗教都是相信同一位神」的立論,其實只是一些人一廂情願的看法!佛教根本沒有提到神;印度教的「神」就是世界、包括人在內;回教的神是那孤獨的、「一位一體」的至高者Allah;只有基督教的神才是「三位一體」,在永恒中彼此相愛、互相溝通、又與人溝通的至高創造主。再者,這些不同宗教的教義都各有其特別之處,根本無法溶合為一! 至於全人類皆是「兄弟姊妹」,這「一個人類」(one humanity)的看法,祇可以建立在「神創造萬物和人類」(一個聖經的真理)的基礎上。當然,要進一步的「愛人如己」和有「共同的倫理標準」,則不是這麼簡單了! 至於「所有宗教的目的,都是勸人行善、過一個道德的生活」,不錯,一個人的道德生活和行為,比他所講的話,更能反映他的信仰。然而,耶穌基督來到世上的目的,並非要教導「壞人」成為「好人」,乃是要將「死了」的人,從死裡「復活」(弗2:1-6)。因為聖經準確描述了全人類的光景: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羅3:23),因此,沒有人能達到神所定的道德標準,除非生命有所改變,這就是聖經所說的「重生」的生命。 人需要先有救贖,才能產生好的行為,這次序不能倒轉過來,否則就只有「表面」的善行了。 神應許信靠耶穌的人,才能有永生的盼望和新生的樣式(約3:16;羅6:4),這最徹底的改變,也是基督教信仰的精髓。 請聽神藉使徒彼得對世人的宣告: 除他(耶穌基督)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徒4:12)

作主合用的器皿

陳惟岑 每當我回想起過去幾十年來神對我生命的帶領,不能不感恩再感恩。年幼時,祂保守我的心,不接受任何民間信仰的影響。高中時信主,可惜多年對神的話不甚了解。其後來到美國唸書時,存著學英文和想多了解聖經的好奇心,接受了幾位美國同學的邀請,參加了一個查經班。一段時間後,感謝神光照我,讓我看到這是一個異端的組織,神帶我離開了,因而激起我想要真正去了解聖經的心,於是參加了不少主日學、事奉的裝備課程。幾年前有機會去中國的一些教會,看到他們的渴慕和有些因缺乏真理的教導,而流於偏激,我決心要接受正式神學裝備,希望能將真理與他們分享。 經牧長的推薦,我進入了美福。開始時心裡頗為緊張,年紀不輕才來進修,加上全時間的工作,的確有些挑戰性。但是從陳院長的系統神學的開啟,每一門課程都把我帶入一個新的了解、新的看見中;我慶幸自己的決定。師生小組中李老師和同學們的鼓勵、關懷、代禱,就像家人一樣,也學習到更多的與神的關係、親近主,使忙碌的日常生活中得到安息和力量。 李老師對中、外教會歷史的研究和熟習,使我們上課、學習的興趣昂然。雖然我讀過舊約的書卷多次,但是上蔡老師的摩西五經又開拓了一片更寬廣的視界。神藉著猶太人的歷史所給我們的啟示和心意,在老師清晰耐心的教導中,使我們更加有興趣去研究和探討神話語的真意。上熊老師的研經與講道學時,我才發現我要上台與人分享神的話,所要學習的功課真是太多了。老師啟發式的教導,讓我不但可以學到新的知識,也從操練中體會到自己需要加強的地方。 我感謝神,祂知道我的渴慕,也知道我的不足,祂為我預備了最好的學習環境,為我成就了多年的心願。我也確信在餘下的年日裡,祂還會繼續裝備使用我,作祂合用的器皿。

學習的再思

李國華 & 余綺霞 感謝我們的主,給了我們機會可以到美福神學院上課。記得一年半前,在國華的退休歡送會裏有同事問我們退休後有什麼計劃?我們的回答是到神學院上課。同事們多以羨慕的眼光看著我們。過去一年半裡,我們上了許多堂課,藉著這篇文章和大家分享我們上課的心得。 在教會歷史課裏,學到神是歷史的掌權者。從初期教會到宗教改革,到現今的教會,均可看到神的手推動整個教會歷史。耶穌基督誕生在羅馬統治的時代就是一個很好的明證。當時政治、語言、交通均適合教會擴展。從中國基督教會歷史課裏,學到宣教士們不顧性命的、一波又一波來到中國,福音的大門終於打開,從沿海到中國的內地。甚至政治勢力及運動均無法將福音的大門關閉。現在中國基督教會的興旺,就是當年宣教士們為主將自己生命獻在神的祭壇上的結果。 在大先知書裏,學到我們的神不只是公義、審判的神,祂更是一位重建、安慰的神。祂要安慰祂的百姓,給祂的百姓在黑暗無助時帶來希望,預言了救主的降臨、教會的設立、和聖靈的澆灌。再次看到神在人類歷史中掌權,也看到個人和國家的責任。個人和國家蒙福與否,在於是否敬畏真神和遵行神的命令。從先知們的一生和信息,看到神是何等的有憐憫和恩典,祂忍耐等候祂的百姓悔改、歸向祂;祂豐富的祝福也等待凡是敬畏真神,遵行祂旨意的人。 在出埃及記中,更看到神的主權和人的責任的張力。神揀選了以色列人成為衪的選民,但是只有兩個信靠祂的人能夠從埃及經過曠野,進入神應許的迦南美地。 新約神學課裏,學到天國已藉聖靈在五旬節降臨到世上,但尚未完成 “Already but not yet”。神救恩的啟示是隨時間愈來愈明顯。 這一年半在美福神學院的學習真是一種享受,特別能和老師們有很深入的討論。在討論中,也學到有些隱密的事是屬于神的,故有些問題是沒有完整的答案的。正如保羅說的:「我們如今彷彿對著鏡子觀看,模糊不清(原文是如同猜謎),到那時就要面對面了。我如今所知道的有限,到那時就全知道,如同主知道我一樣。」(林前13:12) 。 感謝主!

北美華人信徒面對之倫理挑戰

譚克成博士 保羅在提摩太後書3:2-6說﹕ 「你該知道、末世必有危險的日子來到。因為那時人要專顧自己、貪愛錢財、自誇、狂傲、謗讟、違背父母、忘恩負義、心不聖潔、無親情、不解怨、好說讒言、不能自約、性情凶暴、不愛良善、賣主賣友、任意妄為、自高自大、愛宴樂不愛神.有敬虔的外貌、卻背了敬虔的實意.這等人你要躲開。那偷進人家、牢籠無知婦女的、正是這等人.這些婦女擔負罪惡、被各樣的私慾引誘。」 這樣的情景似乎已在北美天天發生,雖然我們不能知曉是否末日將近,信徒應遵照主耶穌的吩咐,隨時隨地作光作鹽,影響社會,抵抗撒旦對人類心靈的侵蝕。 家庭內部瓦解 撒旦對第一個家庭便展開了破壞,直接挑戰神設立的倫理秩序,它的工作至今仍未停頓。根據美國人口調查部在2005年報告,因為離婚個案的上升,非傳統家庭數字的總和已超過了傳統一夫一妻(和子女)家庭的總和,從1999年至2005年,傳統家庭的數字下跌差不多50%,美國的家庭正在瓦解,兒童則成為受害者。在美國的兒童,每年都有一百萬名會受父母的離婚影響;在1960年至2000年間,單親家庭增加了200%;同一時期結婚率下降,但未婚同居率卻上升了979%。未婚懷孕率和未婚產子率也在升高,在過去45年中,私生子增加了566%。于2002年,在15至19歲的少女中,有757,000名少女未婚懷孕,其中28%選擇墮胎來結束胎兒的生命,有56%把孩子生下來,而15%是流產,現在美國一年有大約一百三十萬宗墮胎。 離婚就像連鎖反應中的頭號棋子,引起了一連串的社會問題。面臨婚姻破裂的挑戰,基督徒成立了國家性或地區性的團體,在婚姻關係和強化婚姻的事工上不遺餘力。全國性的組織有 Focus on the Family 和華人組成的「家庭更新協會」,他們以聖經的原則引導夫妻和諧相處,維持愛火,穩定家庭內部,保持傳統家庭的健康。 家庭結構的外來侵略 不健康的家庭容易教養出不健康的孩子,現在很多兒童放學後回到一個空空的家,而電腦網絡無孔不入,兒童很容易在網絡中看到色情影象,不但失去了童真,還會引起一輩子的色情沉溺問題。那些原已缺乏剛強性格的男孩,加上未能與父親建立正常親密關係,便容易响往同性戀的色情電影,繼而有戀慕男孩傾向,若被年長男性引誘或性侵犯,便可能會變成同性戀者。 同性戀者在北美雖然佔不超過3%人口,但因他們大都是知識分子和專業的高薪人仕,他們互相團結,投身政界、娛樂傳媒和教育界,不消二十年間便控制了北美,成功地使同性戀性行為合法化,同居伴侶合法化,改寫同性戀為不再是精神病,更將同性婚姻在麻省合法化。到了2009年,美國有六個州的政府將同性婚姻合法化。加州的同性戀議員,還提倡三藩市娼妓合法化、加州大麻普遍合法化。 在這個將罪惡正常化的大環境中,信徒並沒有坐視不理,而是群起保衛傳統婚姻,在三十個州成功地推動人民投票,將一男一女婚姻放入州憲法內。要達到這些目標,需要寵大的金錢、人力和資源。在歐洲和美、加諸國中,只有美國才可成功地從人民的投票中保持神所訂下的婚姻定義。反顧歐洲,婚姻定義被改後,不但同性婚姻合法化,荷蘭將亂倫與多人婚姻也合法化,瑞典讓兄弟姐妹通婚合法化。美國得以保持傳統婚姻,這是神的恩典,也是無數基督徒禱告和努力的結果。 聖經和歷史中有不少例子顯示,神的子民愈被壓迫,愈是堅定不移;但愈是享受無憂,便會忘記恩主。昔日神差摩西帶領以色列人離開繁華的埃及,步入充滿荊棘的曠野,接受神的試煉,和祂的律法。現今的北美信徒,也應學習約瑟的堅定不妥協,經歷神的同在。 (譚博士為傳統家庭促進會總幹事,亦為本院客座老師)

墨西哥短宣體驗

七月下旬,我與大兒子一起去墨西哥的 Menudao 短宣。 Menudao 是一個農村小鎮,人口稀少,在一個山谷的曠野中,座落 Rancho Genesis,一個專供孤兒免費來參加福音活動的營地。 RG 的創辦人是一對退休的美國夫婦 Greg & Patty。 他們蒙神感動,把美國的房子賣掉,轉而購買了 RG的營地,把餘款作為經費。他們對孤兒的愛,以實際的行動表現出來。他們奔跑於美國各教會,鼓勵信徒參予,又聯絡墨西哥各地的孤兒院,邀請孤兒到來,要他/她們重新經歷「愛」:人世間有真愛,而且在基督裡可以經歷這愛。 我們教會一行二十餘人,學習把基督的愛帶給來參加夏令營的二十餘個孤兒。這些孤兒是十分的需要愛,聽說其中一些是從妓窟中營救出來的。我們每人分配一個孤兒,在這一週中以基督的愛來服侍他們。 每天清晨五時,天色還暗,山谷中就響起雞鳴、狗吠、野狼的嗥叫,還有帳幕外孤兒的聲音,我們都給吵醒。接著輪流使用那架在化糞池上的outhouse,在一個水桶前洗臉刷牙,然後盡量找一個小角落靈修。之後,與孤兒們同坐,祈禱謝飯後,把食物搬到他們面前,才一同進食。 早餐後,孤兒們由RG職員帶領他們上聖經課,我們就作體力勞動,建設RG,如修補帳幕、油漆、把碎石掘起、運到指定地方,重鋪走道等;也把營地上約一呎厚的黑泥掘走,因為過去的雨季把這些泥土從附近燒焦的山頭冲下來,弄污了營地。 午餐後,與孤兒們一起遊玩,直到晚餐。要睡午覺嗎?能夠在炎熱如火爐的帳篷內熬的,就可以了! Gerardo 是我照顧的孤兒。他已經十歲,但個子矮小,似乎是因營養不夠。他面上常帶著抑鬱,他有幾個弟妹,他的弟弟也來營會,且常欺負他。 我悉心的陪他玩,服侍他,每天寫卡給他,放在他的「信箱」內,告訴他耶穌愛他,我也愛他。他也把一些貼紙放在我的「信箱」內,表示我是他的好朋友。 有一天,我在教Gerardo玩,有一個孤兒要加入,Gerardo不高興,對他說:「He is mine.」我說不要緊,我們一起來玩,我要他們輪流與我玩。後來Gerardo生氣對我說:「You are not my friend.」就離開,不與我說話,他也把我送給他的卡、全都放回我的信箱內。我知道後,內心難過,也可以說受傷了。我祈禱神幫助我,繼續愛他;我也進一步明白,原來愛是會使人受傷的。 隔一天,我們去到海灘,其他孤兒都走進海中玩浪,Gerardo卻一個人抑鬱的坐在沙灘上。原來他的身體對海水有敏感,不能游泳,很可憐。我就陪他在深及踝子骨的海水中來回走了二個小時,他拖著我,臉上綻出開朗的笑容,這是神的恩典。 很快一星期就過去了,星期六的早上,巴士來了,要把孤兒們送回他們的住處。Gerardo非常沉默,我蹲下來抱著他,用剛學會的西班牙語在他耳中說:「Remember: Jesus loves you! Make new friends when you go back! 」他點頭,眼淚就要流出來。他上到巴士,找一個窗口位坐下,頻頻對我揮手,又低頭伏在椅背上哭。之後再向我揮手,再哭。我也揮手,直到巴士開動,揚起的沙土把我們隔開,見不到對方。我的眼也濕了,Gerardo重新經歷了愛,也因為愛再度受傷了。 我的大兒子對這次短宣寫了一個動人的反省,他的心聲也可以反映我的:「真正的快樂就是使他人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