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宣日記

張霞藥師


初到孟加拉破舊擁擠的首都機場,彷彿回到80年代的中國。經過 3 個難熬的小 時,才辦理好出關手續。接下來,要步步依靠神。第一天剛到,熊院長在大家迷迷 糊糊、暑氣暈糊中開會,禱告和部署。

Day 1 Ashulia學校,只幾間教室。天氣很熱,禱告後,服侍開始了。我負責中醫翻譯,從中文到英語,本地同工Ruba負責翻到孟加拉語。這個22歲的漂亮女孩在頭一天晚上只睡了3個小時的情況下,趕來服侍。一直很認真。一共看了25個患者,好像都得了一個病——就是疼,從頭到腳。這個地區缺醫少藥,加上貧窮,很多人積勞成疾。 

Day 2 我被調到Kamapara學校。在簡陋的空間裡,替 220個學生篩查,上課教刷牙,塗氟治牙病;替20個患者牙病治療,10幾個眼科治療。團隊一共不到10個人, 這是在我管理醫院的經驗上沒有經歷過的:國內150個員工的私立二級醫院,通常門診量在100多個。現在挑戰這麼大,有些緊張。但是,在神沒有難成的事。 

Day 3 Shishu Polli在達卡的郊區,還有這麼一個安寧美麗的地方,它是婦女兒童收養所。三十年的歷史,專門收留遺棄,暴力,飢餓等不幸之孤兒寡母。他們熱情接待我們,雖然膚色不同,我們在主裡就是一家人。塗畫割草,聯歡會,一起用手抓飯吃。歡樂的一天很快就過去,依依不捨的離開。 

Day 4 我給 Kamapara 孩子們帶來了上海的大白兔奶糖,給他們一點歡樂。感謝美福神學院安排的這個行程。記得2012年第一次出來義診,我對牧師說:「為什 麼要勞民傷財呢?可以把路費給他們,夠他們一年的生活費了。」自己親身經歷了,明白一個道理:他們真的需要那幾片藥嗎?真的需要幾顆大白兔奶糖嗎?不是! 神需要祂的兒女合一,義診和短宣是合一的方法之一。 他們需要愛、溫暖、交流、看外面的世界,但他們走不出去;神就差遣我們來。就像100年前,西方的信徒來到愚昧貧窮的中國。我們受差遣的人,需要神的同在, 需要看到自己被需要。這是錢不能買的,我們付出了一點點,卻收穫了生命的意義、肢體合一的幸福體驗。

Day 5  剛適應了暑熱悶濕的天氣,就已經是最後一天 了。我們把帶來的東西,盡量的留在這個地方,給他們帶去祝福。我們來自五湖四海,本不相識,但在為主的服侍裡,卻成為了一體。這種體驗不是世界所能給的,看似辛苦,卻是喜樂;看似失,確是得;看似冒險,確有靈魂的錨;平安的保惠師緊緊抓著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