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我可以做什麼?

林慧瑾


你知道Sam Liccardo是誰嗎?他是San Jose 市的市長。其實,之前我也不知道他是誰。那天,我去Second Harvest食物銀行當義工。期間我在裝橘子進盒子,看到人們有些喧鬧。我問:「是什麼回事?」有人說,San Jose市的市長今天也在這裡做義工!當時,我往他在的方向看了一眼,便繼續做我的工作。當完成工作時,市長很友善地跟在場的義工們打招呼:「謝謝您在這段艱難的時期裡來做義工!」

在sign-up 這義工時,我什麼都沒多想。自從灣區各縣宣布「居家抗疫令」以來,我只能待在家裡、不能隨便外出;也不能和朋友出外聚聚聊聊。儘管有工作可以在家做;家裡也需要徹底消毒,但一兩天就做完了!無聊的時候,會跟著Youtube做運動,或找家中的材料來做自己喜歡的口罩。偶爾也去超市購物,其實家裡空巢,並不需要什麼東西,只是去超市走走而已。因此,當我在網站上看到Second Harvest食物銀行開放,而它的運作被政府定為基本的活動(essential activity),我馬上sign up 去當義工。當然丈夫會有擔心,但我向他保證:會保持社交距離(social distancing),並戴上口罩。那天出門前,我是非常興奮的。我可以做些有意義的事了!

你知道嗎?San Jose 地區有10% 的人口是接受Second Harvest 派發的食物;有25% 的人口是常處於飢餓之中。做義工時,我專注自己簡單的職責,也想到有蠻多的庭將從我打包的食物中受益。當聽到市長說:「謝謝您在這段時間裡來做義工。」我心裡想:為何他這樣說。 接著我意識到疫情改變了社會的常態 ,疫情令我們的社區人口產生更多、更大的需要!回家後,我signed up 更多做義工的時間。從那天起,我每月至少做兩次義工。我在網上搜索,發現有許多義工的機會:如老年人需要志願者代為購物和送飯,為醫護人員和社區製作口罩,為醫護人員提供飯菜等。不少的自願機構在五月恢復運作,如 Village Harvest食物銀行,我也參加了幾次。

3月底,我打電話給在南加的朋友,她經常組織社區的各樣志願活動。我問她在這段時間內,我可以做些什麼來支持社區?她指出人們真能做的是蠻有限的,因為都沒有受過醫學訓練。掛了電話後,我想:即使我的護士執照在幾年前已經過期,但我也是接受過醫學培訓的。所以我準備去醫院做義工。不過,女兒激烈反對,她情願我參與其他的社區服務,或更多去食物銀行。女兒雖在外州,但真的為我擔心。我心裡很高興,因著她,我就打消去醫院做義工的念頭。

6月初,南加的朋友跟我分享她過去兩個月所做的事情:她組織了一個包括護士的小組,去學校做衛生教育演講,教導學生如何在疫情中保持健康。每天她也使用社交平台Line,WeChat 或Face Time等與長者交談,減輕他們的焦慮。很有意義!

要感恩的是,五月以後有很多人參與Second Harvest 的義工,要sign up 時會遇到人滿的情況!「做光做鹽」是信徒生命的意義。縱然恩賜不同,參與社區是每個信徒都可以做的。讓我們都來愛我們的社區;我們的一點點參與也是做光做鹽。參與的人越多,我們的社區就越有光和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