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會有全球性的疫情?

院長熊潤榮博士


遇到苦難或不順意的事情,人都會要求找出原因:為何?找原因的目的是要化解這些不如意的事情和苦難,越快越好;基督徒也是如此。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已經使1300萬人受感染,死亡人數55萬;單在4月份,世界上每天有6400人死於新冠肺炎。不少信徒、牧師高呼要認罪悔改,甚至為城市、國家、全世界認罪,求神轉回施恩、赦免罪惡、醫治全地。這是好的,但人云亦云的話卻帶來至少兩個疑問和漏洞。

首先,在法律審判上,刑罰與罪行要成正比。如果一個父親因為小孩偷吃糖果,把小孩的雙手斬斷作為刑罰,這種審判只會顯明這父親的殘暴,並非他的公義。同理的、是什麼的罪行足以令散佈全球50萬人死於新冠肺炎?

第二,死亡人數中肯定有基督徒和牧師。他們不是已經接受基督的代死和救贖嗎?是什麼的罪令他們死於肺炎呢?也有第一線醫護人員死亡。難道是他/她們犯罪嗎?如果說,是因為其他人的罪,令他們死亡,那神為何不保護他/她們呢?為何許多犯罪但富有的人卻安然無恙呢?這不是顯出神並沒有賞善罰惡嗎?

舊約聖經中除了申命記的神學:行善得福、犯罪遭禍以外,還有其他的神學,如約伯記的義人受苦,以及創造中有奧秘的混亂(chaos):就是拉哈伯和洶湧大海的圖像。

新約聖經中提過一次大饑荒(徒十一26-29)。當代的飢荒帶來的死亡、瘟疫和社會的混亂,跟今天新冠肺炎帶給全球的情形一樣。初代教會如何面對這飢荒?是高呼信徒要認罪悔改嗎?不是,他們是齊心捐錢供給有需要的信徒(林後八1-九15)。主耶穌再來審判世界時,也是要查問教會有否奉主的名以行動去照顧有需要的人、而不是有否認罪悔改(太二十五31-46)。因為在基督裡的人是不再定罪了。

在疫情蔓延期間,全球和美國掀起埋藏日久的社會問題:警察暴力和種族主義,兩者是連在一起的。信徒可能不滿意滋事分子遊行、與警察抗爭。不少信徒指出監獄中黑人佔大部分:按2010年數據,美國白人人口佔64%、黑人13%;但監獄中犯人比例是白人39%、黑人40%。也有不少信徒認為今天的歐美國家沒有種族歧視,都強調需要法律和秩序(Law and Order)。

信徒是要支持Law and Order, 但也要正視這社會的問題。自1526年,黑人開始從非洲被販賣到美國做奴隸。美國政府1860年人口普查的3100萬裡 400萬是黑奴。經過流血無數的內戰,1863年有了「解放黑奴宣言」。也是說、黑人在美國做奴隸有340年之久。這340年的社會架構深藏在美國本土文化內,一直影響美國人的價值觀念和社會系統。今天,美國有多少華人教會是開放、歡迎黑人參加呢?幾乎沒有。

按統計,在美國警察每3秒就會拘捕一個人。拘捕人數中少於5%是犯暴力罪案的,也就是說被拘捕的人中95%都不是與暴力有關。在警察開槍射殺的人中,黑人是白人的三倍。警察槍殺拘捕的人數是在乎城市的所在:人口超過25萬人的,每100個兇殺案中,警察槍殺3.8人;但人口少於1萬的城市,警察槍殺有18人。也在乎警察的訓練和社會的文化:按2013-2016年的統計,紐約州的Buffalo市,並沒有被警察槍殺的人(白人人口50%、黑人39%);同期在弗羅里達的Orlando市卻有13人(白人人口61%、黑人25%)。

許多的學術機構把過去的統計數字拿出來分析,都同意美國存在結構性的種族歧視(Structural Discrimination)。歷史上,華人也有如此遭遇。1850年起,美國政府為要建鐵路、開礦等,讓共30萬華人進來做勞工,1882年卻立法拒絕他們移民,1924年才另立法例限制華人移民的數額。人世間都有種族歧視,這是人類天生就有的罪性。

為何會有全球性的疫情?我們不知道,神並沒有指示。如何化解這疫情?我們也無能為力。我們只能忍耐接受,同時相信神在掌管世界。神奧秘的計劃和管理都是要來成就祂的救贖計劃。認罪是一個屬靈的操練,不是化解和縮短疫情的工具。從年初到今天,我們看不出認罪悔改對疫情蔓延有任何的影響。

我們需要生活有智慧,彼此保護和支持,避免被疫情感染。在這個等候疫苗出來的時間,讓我們正視社會上隱藏的種族主義,以及這主義所彰顯的警察暴力。讓我們思考並尋求:在這時候主耶穌會做什麼?在不同的城市中、祂會站在哪一個位置?讓我們祈求這疫情在神奧秘的掌管中,進一步完成神對世界的計劃。阿們!